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8 . Jun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 . July

日暮黃昏時分,他頂著一頭蓬亂黑髮,穿著成套麻瓜服飾,閃身躲入麻瓜倫敦的一條暗巷裡,微微弓起的背部抵著冷硬的磚牆,朝大街的方向側過腦袋,屏氣凝神。

不遠處,古老鐘樓固定響起的報時聲悠盪著傳來。

這一個星期以來,那個大搖大擺走在街上的金髮年輕男人身旁已經換了三次伴。明目張膽地,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不,男人不知道他一路尾隨著。基於認識對方已有很長一段時日的前提,他十分確信這點。男人的表情動作毫無異樣,除非掩飾的技巧高超非凡到能瞞過一名對之瞭若指掌的舊識。不可能。他很快地抹去了腦中的胡思亂想。

藥劑的效用太短暫,不符合效益,畢竟他得盡可能地長時間盯著那個總用驕傲神態打量一切的男人,日復一日。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冒著被群眾認出來的風險,隨在此人後頭一路跟出了巫師世界。也許是那不知何時開始在心底形成的嫉妒。

他總忍不住要死命地盯著男人握著手杖的手掌。除了家主的身份象徵外,無名指上還有一枚纏繞著強力咒文的銀戒。

──即使擁有那枚戒指,男人顯然還是每天更換他身旁的伴。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是的,那枚戒指根本算不上什麼,一點,也不。

打斷他浮躁心緒的依然是那個身影:鎖定了許久的目標終於緩緩走入視線,身著一席深綠禮服,髮絲向後梳理得整齊服貼的男人身旁挽著一名新面孔,從特徵看來,明顯是和前幾回都不同的美人,還有著和他一樣深黑的半長髮。

那盛裝著的兩人就在他面前緩緩地走著,親密地挽著手,步伐不急不徐。此情此景幾乎可謂刺目。他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心跳因強烈波動著的情緒而加快。

男人的活動範圍他並不陌生,即使是麻瓜倫敦,他每個月也總要來上一兩趟辦事,在這個地方……一個受盛名所累的巫師總能得到比較多的安全感,畢竟在近期的預言家日報上他可佔了不少篇幅和版面。

他邊在腦海內模擬著下一步行動,邊在心理默默數到了三十,接著快速地跟了出去。

在這項尾隨行為的一剛開始,他總要神經緊張地遮掩著,用些不驚擾一名強力巫師的原始方式來掩藏自身存在,好比拿著報紙遮著上身緊張地坐在街旁露天咖啡座裡,或者躲到商店裡,透過櫥窗內陳列著的商品觀察著外頭。畢竟他們都認得對方,相當程度上,即使化成灰他也能用樹枝撥出對方的殘餘部份來。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這名年輕的家主只要一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竟鬆懈到對外界無知無覺。也許是戰爭結束,而那些食死徒餘黨都早遭一網打盡的關係。

他靜靜跟在後頭,走到了深灰色的矮橋上,閃過迎面逆行而來的麻瓜。橋下的河水安靜而緩慢地流動著,男人依舊親密地挽著身旁的女伴,湊近說了些什麼,有一瞬間那名穿著小禮服的女性就像要推開身旁的金髮男人似的退了開來。

他吞了一下口水,帶著很快就落空了的期盼──令人遺憾地,兩副身軀很快地又緊靠在一起,似乎這種無恥的行為在他們眼裡本該天經地義。

他漲紅了臉,緊緊咬牙,盯著男人突然抽出收回褲袋的手。自後方望去,那銀色的指環仍在夕陽餘暉之下微微閃著光芒。

橋樑通往偏僻的郊外工業區,在週末的傍晚自是沒什麼麻瓜和他們同樣方向,很快地,視線所及的範圍只剩下他們三人。

彷彿總算等到了這一刻,橋下河水仍與世無爭地緩緩流動著,他將手伸入外套內側,一隻麻雀歪著腦袋停在橋中央的扶欄上,他的指節已經搭上了懷中的魔杖,男人依舊沒有回身,遠處傳來了一陣悠長的狗吠聲,他謹慎而迅速地伸出手,連同給予他至今聲名的魔杖一起──

「Expelliarmus!」剎那之間,清亮的女性嗓音自他身後響起。

幾乎算得上是同時,金髮男人和他的女伴一秒之間離開了彼此,那較高的一方以一種優雅的矯態俐落地轉回身,以不知何時拿到了手上的魔杖穩穩指向他,嘴角微揚地吐出了一個禁錮咒──只是為了親自品嚐某種……愉悅──接著全副注意力又立刻回到了身旁的同伴身上,甚至懶得跟那名已遭幾名傲羅制服在地上的舊識打一聲招呼。

「霍納森.海德格,你以濫用魔法、與麻瓜進行非法管制物品交易,以及涉及多起巫師的非自然死亡案件遭到逮捕──」

沒有多餘心力去管那些人都說了些什麼,他死命掙扎著,不死心地想多靠近那個男人一點──那個他跟蹤了一個禮拜,本該屬於他,只屬於他的,年輕的,有著一頭金髮和漂亮的傲慢臉孔以及白色肌膚的年輕馬爾福家主。

在幾次嘗試挪動頭顱抬高視線未果後,霍納森絕望地遭兩雙有力的手臂一左一右壓回了地面,滿身大汗,腦袋死死抵在堅硬的橋面上。他搆不著男人的腳跟,聽不見趕來的女性傲羅正訓斥著那一高一矮的兩人在面對一名遭通緝的暴徒時毫無動作該有多危險,也瞧不見男人身旁的同伴那無名指間環著的,與年輕的純血巫師同一款式的銀戒。

「顯然,你們的工作結束了。還去聽音樂會嗎,波特?」男人的嗓音清晰傳來,以一種心情愉快的語調;而一個明顯來自於年輕男性的聲音則咕噥著回答:「當然,你欠我的。就等我換下這套該死的衣服──到底是誰出的鬼主意。她們自己輪班還嫌不夠嗎?」

最終,在那蹬著高跟鞋往回走來的「女伴」親自惱怒地補了個咒語,而他的意識陷入那片無盡的黑暗之前,男人的低笑聲仍自不遠處一陣一陣地傳入這名被制服了的跟蹤者耳際。
PR
25 . February
作者:Zuckerspinn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129406/1/Jager_und_Opfer
授權:
(以下作者回應僅節錄相關部份)

natürlich darfst du :) ich freu mich immer wenn mir jemand wegen so etwas eine mail schreibt. irgendjemand wollte glaub ich auch mal einen one shot ins polnische übersetzen.
ich freu mich jedenfalls sehr das du meine storys übersetzen willst



悄悄地,小心翼翼地,他躡手躡腳地潛近。每個步伐都必須無聲無息,每口呼吸都全然經過考慮。他能理解嗎?他能相信自己在做什麼嗎?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為何如此。他只知道他必須這麼做。

他逐漸靠近,越來越近了。

他的眼前放映著一齣影片,他的人生片段循序播放著,偶爾那些畫面之間也跨越了較長的幅度。

那場他無法旁觀見證的誕生。

那個他仍未有個體意識時的第一步。

那首次尋求著伸向他的母親的雙手。

仍未能意識。
仍無法對已發生的一切進行思考。

隨著步步趨近那名目標,他的腳步越來越緩慢。為什麼他正恰在此時此刻想起過往的一切?
他的眼前浮現一個舞動著的溫柔身影,充斥著他的思緒,金髮…迷人且有著柔和的嗓音。

那柔和的嗓音在他的心底吟唱著,唱著他無法辨明的某首曲子。

他的母親,她為他而唱,隨著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輕柔音樂婆娑起舞。

為什麼他恰好在此刻回憶起這些?
為什麼不是在其他的時間點?
偏偏就在他離目標如此近的時候。

他躲在一堵牆之後以遮蔽身形,短暫地觀察著他的獵物,此時他已然伸手可及。而那名獵物仍分神著,對此毫不知情。

他此生的第一步踏在柔軟的地毯上,白色的地毯,但他當時仍無法意識到這件事。

接著它們再度浮現,柔和的嗓音,一雙要求他不要放棄的深藍色眼睛。它們對他訴說著,就像他母親的話語響起。

「到我身旁,到這兒來。」她的目光在他的腦海中如此低語。一步,仍剩下幾步就能到達她身邊,而只差一點點他就能觸及那名獵物。

他緊貼著那堵牆,觀察著作為他此刻獵物的那名年輕人。然而他的思緒飄移到了別處。

他此生說出的第一個詞,他父親目光中的讚賞之意。那雙眼睛不是藍色的,比那要更灰一點,但無論如何都充滿了慈愛。

以及驕傲。
他說出的第一個詞。多年後他的母親不得不給他講起,是…「媽媽」。

他的母親,當時是如此溫柔,以成為一位母親而言太過年輕…而她是如此勝任這樣的身份。

她的舞姿,她的歌聲,此刻再度進入他的知覺裡,而他渾身緊繃──那名獵物正朝他的方向走去。

就像某條蛇那般流暢地行進著,蛇類都是如此,而他的獵物亦然。他就像一條蛇,但這堵牆後有著另一條蛇,隱蔽著身形。

同樣,同樣的。

他再度隨著思緒飄向遠方。
一片綠色的草地上,靠近那棟宏偉的宅邸。他的雙足離開了地面,即使如此短暫,即使只離開了那麼一點距離。但當下的感覺。坐在那段枝幹上的感覺就像是在飛翔。

他小小的腳,穿著綠色的鞋子。

當時他更偏好黑色的鞋類,通常是靴子。

他的獵物靠得越來越近了。他應當躡手躡腳地更加潛近呢?或是寧願繼續在此等待著?他不知道。他何時才能夠決定?
一雙有力的胳臂將他柔弱的、小小的身軀高高舉起,他父親的胳臂。

它們環抱著他,那股安全感緊緊纏繞著牆後的這名等待者。

他們之間只隔著幾米距離。

「將來某一天裡,」幽暗的嗓音耳語般響起,當他父親撫向自身那頭長髮時。「你會是我們家族的驕傲。」
它們在陽光下閃耀著光澤,看上去幾乎像是純白的,即使那耀眼的長髮實際上正如同他母親的髮色一般金黃。

他的母親。
時常是嚴厲的,隨著歲月增長變得不再那麼迷人,但她總是正確合理的。他是如此愛著她,遠勝於其他人。他的父親也未曾讓他如此滿懷戀慕之情。
他情願為她做任何事。

為什麼他正恰在此刻想起她?
這樣得將全副心神專注於他的獵物的一刻。

兩條蛇,他們之間誰較為強大,較為危險?究竟誰才會是那名獵物?
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那名獵物離他更近了。

一個與這名獵人完全相反的存在。幾乎全然漆黑的頭髮,那頭蓬亂的黑髮朝著各個角度翹起…他們的初次相遇。

當時他已經注意到他的頭髮。如絲般光滑閃耀,但他卻無法輕易讓它們變得整齊服貼。

很有可能他的這名獵物早已放棄了致力於梳理頭髮一事。雖然,與此同時確實存在著許多用以整理髮型的簡單方法。

這名獵人對此如數家珍。

第二次會面,在列車上。

奇怪的是,那是他第一次發覺,他的獵物的那雙綠色眼睛是多引人注意。兩枚閃閃發亮的祖母綠銘刻在他意識之中,在他的心底,在他的腦海裡。很有可能在將來他嚥下最後一口氣之時,腦海中仍在想著那那對眸子。

那名獵物愈發接近,仍邊和某個無關緊要的路人甲交談著,絲毫沒有料想到有誰正躲在牆後窺伺著他。

「為什麼你不來到我身旁?」這些念頭當時閃過他的腦海,在那個一開始就決定了一切的大廳裡。也許我們當時有可能成為朋友?永遠的。只有在這裡你才能找到真正的朋友。那頂帽子的確是這麼唱著的。狡猾和詭詐根本不是什麼壞事。而友誼…當你周遭缺乏真實的友誼時,勇氣能帶給你任何一丁點好處嗎?

這名獵人咬了咬他的下唇。
立刻,時機立刻就要到來。
他的獵物,他幾乎能觸摸到他。

一,讓我們成為朋友。

二,永遠且永恆地。

三,我愛你。

他跳了出去,撲向他的獵物。

「我抓到你了,哈利。」他笑著用雙手環抱著對方,將他拽倒在地,並注視著那對仍顯露著驚慌之色的眼眸:
「現在你欠我二十隻巧克力蛙!」
在自身還沒變成獵物之前,他迅速地溜之大吉。
| HOME |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