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April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5 . June
標題:Paris
作者:Serena Vengeance
原文地址:■■■
授權:
Natürlich darfst du übersetzen - und ich würde mich freuen, einen
übersetzen Text zu bekommen - dann kann ich ihn stolz an die Wand hängen,
denn selber kann ich natürlich kein Chinesisch.



「這主意是阿不思.鄧不利多這些年以來所有過的最為低能的一個。」西弗勒斯.斯內普站在巴黎市中心的一家精品店門前,低頭瞧了瞧自己,感到這一切簡直荒謬可笑透頂。黑色長褲看上去過窄,而這件襯衫,店員不久前還在諂媚吹捧著有多合襯的情景猶在。一切的一切都讓西弗勒斯.斯內普感到糟透了。他但願自己不在此地。不是在法國,不是在巴黎,還有,更別說是與他偕行。

「我完全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終於有一回你看起來像個人類,而不是一隻蝙蝠。你真該多將袍子底下掩藏著的美好身材展現出來。」那名年輕人正恰在此時步出精品店門外,他的目光在西弗勒斯.斯內普身上流轉,繼而注視著一對幾近純黑的眼睛。

「波特,若是這身打扮合您的意,那麼就代表它只能以糟糕來形容。」對著身上黑色絲質襯衫使勁左拉右扯的同時,西弗勒斯.斯內普狂怒地對這名年輕人咆嘯道。那名店員根本搞錯了。尺碼絕對不正確。這件襯衫最起碼小了兩號。「我現在就回去店裡退還這件垃圾。波特,給我那個裝有我的東西的提袋。」西弗勒斯.斯內普向那名穿著緊身牛仔褲和黑色T恤的年輕人要求道。

「當然,西弗勒斯,再來你就要穿著你的袍子在巴黎街上四處走動。多麼不顯眼。除此之外,我以為我們已經一致達成用『你』來稱呼彼此的共識。你不再是我的教師,而我也不再是你的學生了。」哈利.波特將提袋放在地上,雙臂在胸前交叉。

「那時我也仍不得而知,現今得把自己搞得如此可笑。」西弗勒斯.斯內普對著他往昔的學生嘶嘶地說著。「然而,似乎這整件事情毋庸置疑地給您帶來了歡樂,波特。」西弗勒斯俯身向下,在裝有他喜愛的衣裝的提包中翻找著。哈利的右腳很快地動了一下,將袋子挪到一旁,接著伸手搭上西弗勒斯的肩膀。

「現在,讓你自己恢復冷靜,說到底我還是認為你穿著這些真的很好看。不然那個店員不會從五分鐘前就開始透過櫥窗觀察著你。」哈利指了指精品店的大玻璃窗。西弗勒斯的視線隨之瞥去,清楚了看到了那張迫使他穿著這身可笑東西的人的臉孔。

「他當然樂不可支,因為他方才找到了一個好能把這些破爛東西強迫推銷出去的人。」西弗勒斯嘶嘶地說著,並朝那名在櫥窗後頭站著的年輕人投以一記通常能讓整個班級的學生都身陷恐懼和害怕之中的眼神。

然而那名店員並沒這麼容易被嚇唬。相反地,年輕的法國人對此樂在其中,在他看來,那是一種全然真情流露的表現,來自他曾見過最迷人的黑色眼眸。而他羨妒著那名隨側著顯然是男人朋友的,有著深邃夢幻眼神的年輕人。無論如何,那名真該找個髮型師改善一下髮型的年輕人,總會在他的雙手在那削瘦的身軀上多耽擱了那麼些片刻時送給他一記憤怒的眼神。

店員小聲地嘆氣,眼前有著黑色及肩長髮的削瘦男人正抓著那名年輕人的胳臂,繼而沿著街道繼續走下去。於是他就這樣離去了,而這名店員甚至什麼機會也沒有。

然而,無論這名店員是否曾對西弗勒斯.斯內普持續懷有高度的興趣,假使他知道眼前的男人事實上是何方神聖的話,這樣的情況就絕對有待商榷。當然,在他看來這兩名男人很明顯地都是外國人士,但他根本不知情的是,他們不僅來自另一個國家,此外還是來自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一個這名店員只在他祖母多年以前朗讀過一回的童話故事書裡認識到的世界。他同樣也不可能有機會了解,他的夢中情人的日常生活就是教授一整班的學生,關於這些事情,這名店員甚至不知道一丁半點它們的存在。

西弗勒斯.斯內普是霍格華茲的教授,那是一所隱藏著的,居高臨下地座落在蘇格蘭某個地區的魔法與巫術學院,一般人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有這樣一所學校的存在。在這樣一所於麻瓜--巫師們對於沒有魔法能力者的稱呼──的眼前隱藏起來的學校裡,他傳授年輕的巫師們如何釀造藥劑。

而那名有著黑色短髮,正與他一同偕行前往香榭麗舍大街的年輕人,在七年或更久以前曾是他的學生。

正常情況下,這名前學生不會與他的教師這樣在巴黎穿梭行走,而是以傲羅的身份追捕著殘餘的食死徒。食死徒,一名四年前猝然滅亡的黑巫師的黨羽間的自稱方式。而正恰是這名此時正與他的教師在巴黎穿梭行走的年輕人,在當時決定了伏地魔的命運。在哈利.波特最後一次用他的魔杖指向黑巫師伏地魔之後,魔法世界又恢復了和平。然而這樣的和平並沒有維持太久,很快地又出現了一票新的巫師,試圖讓他們前任的首領自彼岸返還。他們找到了一名新的領袖。一個在當年就位居要角的男人;一個尤其對於西弗勒斯.斯內普而言,不僅長年相識,更知之甚詳的男人。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湊在了一起,他遭人從他的坩堝後頭拎了出來,然後和哈利.波特一起送到了巴黎。偏偏好死不死還是那些學生之中,他自其學生時代時就不喜歡的那個,而他現今仍然在說服著自己,他不喜歡他。所有的這些年以來,他們從未簽署過任何一份停戰協議,他們接受彼此是出於立場上的一致性。然而,這兩人之間充滿著的恆定張力至今仍未改變分毫。

哈利.波特不喜歡西弗勒斯.斯內普,西弗勒斯.斯內普也不喜歡哈利.波特。這點從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就未曾改變過,這兩人也沒有放過任何讓自身與周遭感受到這點的機會。而偏偏就是這樣的兩個男人,現在又被迫湊在一起,再度一同共事。

就在這個城市裡,尤其是在西弗勒斯.斯內普並非全然陌生,然而也長久未涉足的世界裡,這兩個男人於此時此地正追著新的食死徒領袖,也是西弗勒斯.斯內普往昔朋友的盧修斯.馬爾福的行蹤。

哈利走到人行道外側,舉起一隻手。過去那些年裡,他因魔法部派遣的任務跑遍整個世界以追捕食死徒,而他人生最初的十一年裡生長在麻瓜世界的事實則幫助他此刻也同樣很快地適應了巴黎,即使他很久未曾造訪這個城市。有些事,西弗勒斯.斯內普全然不喜歡。對他而言,交通、喧雜聲,還有麻瓜,不僅算得上可怕,簡直是將他震懾住了。而這些他當然不願意,更不可能會在哈利.波特的面前承認。所以他保持緘默,雖然他注意到哈利顯然正打算要將他們扔進某種吵鬧的東西──麻瓜使用的移動工具裡頭。當他仍在思忖是否應該阻攔他的前學生時,他的目光在年輕男人身上,那件他認為太緊的牛仔褲上頭流轉。眼前的這個男人,幾乎與一些年前他曾教導的那名學生無任何共同之處,而西弗勒斯.斯內普甚至樂於以極具吸引力來形容之,只要此人不是哈利.波特的話。
PR
06 . March
作者:Ashlyn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ktion.de/s/4f4e7f2d00010876067007d0
授權:
Juhu Fehn,

ähm ... abgesehen davon, dass diese liebe Frage gerade unter den 100 Sachen rangiert, mit dem ich im Leben nie gerechnet hätte: Klar, kannst du machen:
Das kam ... verdammt überraschend und ich bleibe gerade irgendwie auf meinen Worten sitzen, weil ich absolut sprachlos bin. ó.ó Aber sicher, meinen Segen hast du. =)
Und das freut mich gerade wahnsinnig, dass dir die Snarry FF gefällt. *strahl* =) Ouh - und herzlichen Dank fürs Nachfragen, das war ungeheuer nett und lässt mich zu nem doof grinsenden Zombie mutieren.
Also du darfst gerne übersetzen und veröffentlichen, wenn du das magst. Tu dir keinen Zwang an.

Und jetzt muss ich erstmal meine Gedanken sortieren gehen. ;D

Ich wünsche dir noch einen schönen Abend und liebe Grüße,
Ash


簡介:醫療廂房內躺著一個不省人事的Harry,Severus則伴隨在一旁,還有那些該死的八卦的朋友們在暗中打賭Harry甦醒之後的反應。到底誰猜得準呢?又,真的有人是正確的嗎?SNARRY.
25 . February
作者:Zuckerspinn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3587067/1/Wer_bin_ich
授權:
(以下作者回應僅節錄相關部份)

natürlich darfst du :) ich freu mich immer wenn mir jemand wegen so etwas eine mail schreibt. irgendjemand wollte glaub ich auch mal einen one shot ins polnische übersetzen.
ich freu mich jedenfalls sehr das du meine storys übersetzen willst


我是誰?
我再也不知道了…在這一刻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身上發生了什麼?我站在這裡,周圍只剩一片空曠的,廣闊的土地。然而往昔覆在上頭的那片翠綠已經不復見得了。已發生的一切太過頭了。我憎恨著。恨之入骨,我或許根本不該讓這一切發生的。

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這一切發生了?
為什麼事情必須演變至此?
我看著地面,它染成了紅色。我的面前躺著一具屍體。我認得它,至少我這麼認為。但這並不是唯一一具我認得的軀體。全部的人都死了。全部圍繞在我周遭,不再動彈,但我認得它們。認得它們是誰。

此刻,我方才仍忽略的那些痛楚劇烈地襲上。我不知道自己的這副身軀受了哪些傷。但是我站著。而其他人都死了。
這算好嗎?
我的視線落在我的手上…右邊那一只。魔杖,我仍然緊緊握著它。那只手上滿是鮮血。那些全是我流的嗎?
不,絕大部分不是,但我也貢獻了自己的一份。

悲痛蓋過了肉體上的痛楚。

他們全都死了。

不…我抬眼看到有什麼仍在活動著。但這個人不應該活下來。
彷彿被一只無形的手所驅使著,我開始行動。他不能存活,不不不!

我舉起了魔杖。
指向他。
在能起身之前他已經死了。
你再也無法起身了。

其他的那些亡者,朋友和敵人們皆在其中。但敵人們應當死去。這名敵人也是如此。
我很不願意奪去任何性命,除了一個人的性命以外。
而這個人已經死了。
我繼續走著。伴隨著巨大的痛楚繼續向前走。這說明了我的雙腿還能正常行動。
我應該去接受某位醫生診療嗎?
然而哪裡還有一名醫生呢?
我環顧著四周。

那裡…那座城堡…但是…那已成了一片廢墟…敵人摧毀了它。那之下一定也埋了許多屍體。
我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呼哧粗喘著。

相應的器官似乎仍能運作,但狀況不再良好。

但那有所謂嗎?
我決定走到廢墟去。或許那裡還有誰仍存活了下來。
霍格華茲。那片城堡所留下的斷垣殘壁是這樣稱呼的。印象中。敵人摧毀了它。

更深的悲痛。

我動身前行,但在雙腳觸及一具軀體時停了下來,我向下看。一具屍體。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畢竟可也只是一名凡人。

我向下看。
而他,我也認得。

半長的黑髮,漆黑的衣著。鮮血淋漓。

此外,此外他生前也是一位朋友。

一名敵人,直到這場戰役開始之前,我當時想著。

後來就成了一位朋友,永遠是一位朋友。

他的死亡是如此毫無道理。
我受不了了。我跪了下來…如此疼痛,但我卻幾乎感覺不到。

我撫過他的襯衣。質地柔軟,但遭血液浸濕。
為什麼他得就此逝去?
這本不是他該得到的下場。他實在應該擁有一回幸福。終究到來的,他以往不曾被允許獲得的幸福。為什麼他們讓他落得這種境地?
我察覺到淚水自眼中流出。
我確實罕少哭泣,為何偏偏是現在?

為什麼是由於他的緣故?
在那麼多的死者之中。

我的朋友們橫躺在地…但對於他…我過往總是憎恨著…然而…現在我卻為了他而哭泣。
他的死亡是最沒有道理的。
他本來不該逝去。

我不想要他就這樣死去!

求你別這樣死去!
假使我可以改變這個結果。我將非常樂意於此。他值得如此。

我的淚水落在他的身上。

我情願為此付出一切。
只要能換得他此後的幸福!
他應該終將被愛著,得以感受一份愛!
拜託…上帝,假使你存在,幫助我。

我情願為此失去性命。

我感覺到自己最後的一些力氣已經耗盡了。到底為什麼?為什麼他得就此逝去?
我憎恨著自己。為什麼我讓自己接受他的保護?我本來應當保護他的。
他值得活下去!
拜託了上帝,在最後幫幫我吧。

如此軟弱無力…我的雙臂…我已經幾乎感覺不到它們…我渴望著睡眠。是的睡上一覺會很好。
或許連我也會死去,但拜託只在他能因此活下來的情形下。
我闔上了雙眼。
躺臥在那副軀體上。
心跳。溫暖的心跳從剛才仍冰冷無比的位置傳了出來。

好極了,他再度活了過來。現在我可以睡了。
我是誰?
我是哈利.波特。
23 . February
作者:Zuckerspinn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099695/1/Mitternacht
授權:
(以下作者回應僅節錄相關部份)

natürlich darfst du :) ich freu mich immer wenn mir jemand wegen so etwas eine mail schreibt. irgendjemand wollte glaub ich auch mal einen one shot ins polnische übersetzen.
ich freu mich jedenfalls sehr das du meine storys übersetzen willst


作者前言:我沒遵循第六和第七部原著,也無視了標點符號規則。

譯者前言:※以哈利為第三人稱視角,時間點推估發生在小天狼星死亡一年之後。文中的「他」切換指稱為SS時皆以綠色代表。
14 . February
※警告:這是一個…小丑魚與蚌的故事,從頭到尾沒有出場半個人類,對海鮮過敏不適者請儘速離開。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