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8 . April
我喜歡這篇小巧的,譯文不到三千字的短文。

比起稱讚寫作技巧或者修辭譬喻,此文之於個人而言更為吸引目光的是它的主題,即如切題的文名所示:Love is all you need。在私人閱讀筆記中,對於此文我只註記了一句話:「我多--喜歡這文裡的生活啊。」而這也是最核心的閱讀感想了。

然而當真要細說時,究竟該怎麼形容此文當中生活之於個人的美好意象?此文敘事方式不帶懸念,清楚明瞭。就像是一幅帶著詳細說明的人物生活圖像繪製。情節也好,人物也好,都以一種塵埃落定後娓娓道來一般的筆調清楚交待。不擅言語如我,可能也只得將承載著情節的文句一一梳整,藉由文本自身的美好來傳達閱讀時所感受到的愉悅之情。

文本結構可以情節脈絡劃分成三個時期,分別是:

1. 戰爭甫結束的動盪時期
2. 二人隱居生活紀錄
3. 對生活的整體回顧(哈利內部視角)

底下要談論的內容亦隨之劃為三個部份。首先,就從「他們的愛」四字說起。

他們的愛

文本首段即以四句「他們的愛……」句式點出情節開端時的背景環境:即因為戰時的作為(讀者需自行以原作背景當成前備知識),在戰後西弗勒斯曾遭拘捕,甚至可能──以文間提到的對於冤獄的補償──實際經歷了一段牢獄生活,而哈利的證詞使他終得特赦。

此段情節簡述即如上所示。然而如同許多處理得當的精妙短篇,此文本在第一段篇幅並不長(具體而言兩百字出頭)的描述裡一樣承載了許多細節與額外訊息……在這方面而言,雖不似中文原創偶見那些字詞精鍊的短篇,但亦可謂每一句都沒有浪費其傳達信息的功能性,並在描述事件(洗刷罪名復職/相望無語落淚/特赦令/報上對此一事件的相關報導)的同時又作為二名主要人物相愛的證明;這樣的證明並不是二者之間的私下承諾或者個體費心表示心跡的證明,更精確地說,此處所指涉的,所謂「他們的愛」是一種透明化地公開示於群眾之前的感情見證。

由這些信息,這些事件除了公開展露了當事人感情狀態以外又透露了些什麼線索?

──要我說,這樣的公眾見證結果是遭受一定程度的情勢迫使,甚至可謂不得不為之,而非遵循當事人意願的。由同一段的後半描述裡,可以見到魔法部擁有了鄧不利多鐵證如山一般證明教授清白的遺囑,然而即便有了這份遺囑,卻還是魔法部意欲取悅的戰爭英雄,哈利.波特出庭為之作證才使西弗勒斯終得「特赦」…這裡恕我貪圖方便就不特意去找原文對照以求嚴謹了。在漢語的使用裡,「特赦」一詞有著什麼含義是顯然易見的,而由接續著的敘述也可發現哈利對所謂的「特赦令」名目相當不滿──難道在這所有的一切結束之後還需要…網開一面?或者是來自高層的特別赦免?對照男人戰時的作為以及付出,年輕的救世主對於最終現況的不滿顯得理所當然,而如此…相當程度反應了現實世界裡政治本質的文本背景,或許也是戰爭相關的一切所帶來的難以忽視的傷害、疲憊與消磨之外,助長了二人遠離塵囂的部份心理動機的另一要素。

於是在第二段裡,心理動機(特別是在人物感受)的主要部份也直白地表述出來了:哈利與西弗勒斯,他們誰都不願意再回應誰的要求或在控制下過活了。(文中另有提及的可能因素之一則於下一部份詳述)而此段以及之後的敘述則反應了二者在這點上想法與觀念的一致性,他們安然於此,甘之如飴。

生活與變數

這個短篇故事以Love is all you need作為貫穿全文的主題。在第一部份提及「他們的愛」之際,我曾說這四字於首段所呈顯的是不得不公諸於世的,某種情勢所迫下托出的證明。那麼,此文本中有沒有私下的,屬於二者之間的親密流動著的情感?當然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毋庸置疑。稍有眼力的讀者都能從那些描述二人生活與互動的詞語間領略。

關於二人在鄉間小屋裡過著的寧靜居家生活描述大約佔了八百字的篇幅,將近全文的三分之一,發生在那間簡單、平凡的小屋裡的一切,是全文最為溫馨動人的段落。

魔藥大師熬熬魔藥、經營私人的園藝(菜園)事業,救世主練習顯然仍欠缺練習的烹飪技巧,兩人相互調侃打趣,過著和諧中有些矛盾(如倒數第四段提及)但大抵溫馨的生活……於此則必須岔題一會,文本中在敘述哈利的烹飪技巧之時,有如其它一些同人文的設定,同樣提到了哈利的力量問題。是的,救世主自身的力量本該有若一種攪亂穩定生活的變數。

──本該如此。

「絕對過人的力量」往往是一種製造衝突的重要元素,無論能力來源與類型為何,依照其強烈的程度(即可否遭到制止以及相關難易度),它可以成為拱起一名英雄的基石,也同樣可以視情節發展需求用來輕易摧毀這個不再被群眾需要的超人(übermensch)。無論在和平時期,騷動不安的亂象出現以前,又無論是戰爭爆發之前,抑或結束後。這裡的意思也就是說,當大眾開始有餘裕去思考,一名打倒了黑暗勢力的英雄實則擁有令他們畏懼的魔法力量,會發生什麼事?──假若只有恐慌而沒更進一步的推波助瀾以及…相當程度的算計,都還顯寬容。在最惡劣的情況下,英雄終將以一種遭到背棄且屈辱的方式死去。或者更慘烈的,在生死夾縫間痛苦掙扎。

當然,這樣強調黑暗與光明二者辯證的元素雖並非此文本強調的重點,但也不是一筆帶過的輕描程度。

由於Love is all you need一文的敘述方式以及其所欲突顯的主題方向,此文面向的還是愛,作為文本主題的,如文名所述,目光只需面向它的強烈元素:愛。

假使將文中所有元素以正負向劃分置於兩端,苦難、磨難以及嚴苛的現實背景則是讓主要人物選擇拋諸腦後的那一端;它們不是不存在,那些戰爭所帶來的一切,甚至還會以一種夢魘的形式讓人在午夜驚醒(見文本倒數第四段)只是與「愛」相關的一切事物相較,之於人物再不重要(或者將之當成「都過去了」),是以顯弱。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這樣一份愛情之中,年輕的救世主所承受的壓力:那些對於他強大力量的怪異目光、訝異和恐懼──也輕易地得到了寬容與撫慰──出於他對之擁有很好接受能力的戀人的不甚在意姿態。於是在二名主要人物只存在著彼此的生活裡,這樣一份本該擾亂生活的「絕對過人的力量」並沒興起任何波瀾,相反的,打破他們生活中日復一日循環與平衡性的實質變數,來自於這對戀人封閉生活的外部,來自被排除在外頭世界,無法接受他們以一種安然的姿態選擇離群索居──很可能就這樣持續到互伴終老──此一事實的哈利友人:赫敏和羅恩。

先不細提後天環境造成的人格、立場以及各種阻礙,個體之間本就無法真實瞭解自身未曾遭遇的情感與狀況,只能揣摩猜測以達某種限度之下的理解。意即,我們誰也無法真正地理解他人或者彼此之間那些個「為什麼」。這是個體間必然存在的局限性,亦是超乎於虛構文本之外卻也反映在各種創作之中的現實法則;是以在文本中,作為生活變數的友人發問了,一個斟酌猶豫地開口,一個依然莽撞並且非刻意性質地失禮。

他們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他們卻很可能終究不能理解哈利的決定。

對於這樣一種出於自身意志所選定的,放諸在外部世界而言則相當不符常理的背離社會姿態,哈利未出口的想法則完美地解釋了他的選擇,他們的選擇。於此,我最好也僅引用文本自身的敘述:

这并不是说他不喜欢看到他的朋友们,只是罗恩和赫敏不再是他幸福生活必须的一部分了。这就像西弗勒斯有时酿造的那些复杂的魔药一样,西弗勒斯最后会只用一种原料取代许多其他的材料,但魔药却更有效用了。



上述以魔藥試驗譬喻生活景況的用法可謂用得相當好。在同樣抽掉了其它的多種元素,只剩下用以取代的「愛」,卻釀成了當事人滿意的結果/幸福生活。

可以見到在這一部分裡,即使描述的是生活與變數,Love is all you need的這個主題依然貫穿文本情節,不曾消逝或退場。隱居生活之前的磨難是愛,平靜生活當中依然是愛,即使在衝突之間想到的依然是(很可能)唯獨當事者二人能理解的,關於他們的生活,關於愛情的面貌。

另一個選擇

人總會有一些渴望與嚮往。然而在這件事上,無論嚮往有幾個,你只能在它們之間作出抉擇,選定一個也許日後會後悔的,也許回首想來會無比慶幸的;一個也許感到當下很好,但仍對那些無法窺見的其它嚮往結果帶著好奇以及假設性的期望──問著自己,要是當初那般這樣,而今又會身處怎樣的境地。此為人之常情。

由文本尾末可知,哈利自然也作過其它假想。假想也許他和西弗勒斯能夠擁有一種社會性的生活,他們或許會活在群眾之間;當然,並不是為了經濟因素,而僅是作為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形式。

然而,在這樣的假想盡頭,他總會再次想起:是什麼充斥在他與西弗勒斯現下所選的生活裡,是什麼讓分別追隨過伏地魔與鄧不利多的對方甘願於隨他隱姓埋名棲於鄉間,又是什麼導致了而今的幸福……當然了,由那些情節片段鋪陳交織匯流而成的最終解答只有一個,如此切題:是愛。於是相較西弗勒斯回頭擔任校長,而他當個年輕傲羅的選項,這樣不需要外界打擾的選擇──以哈利的話來表達──此刻的生活才是正確的。

Love is all you need,對此文本內的二名主要人物而言,唯愛足矣。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