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1 . July
這是一個…少女心如何在不討喜的某語系所裡受到衝擊的小故事。

大學時曾經有國文課,所以自然配給了一名國文老師,每週都會來上系上兩節課。

關於這名老師,她是個會在課堂上帶著全班到外頭校園撿樹葉並要求學生們在上頭寫詩的…小清新?談論事情時也總以較為浪漫抒情的角度來猜想、詮釋。

總之從平日的授課種種就能看出,這樣的人眼中的世界必然是帶著某種模糊夢幻色彩的。就好比一座永遠不會停下來的旋轉木馬,而她就坐在上頭歡笑著。

歡笑著,不知道在笑什麼。(好吧,這樣的人總要刺激到我的點上。而當某日我發現她似乎也不太知道什麼外語文學時就徹底放棄了。)

真正讓我確定她就是那種會轉身倒退著幾步負手在身後帶笑望著喜歡的對象然後談著清新脫俗話題,或者騎著自行車迎著微風在三月的校園裡來去背景裡還有蝴蝶飛舞陽光普照永遠普照類型的事件--發生在接近某次期中(或者期末)考的課堂上。

我們默默地看了某部片子,印象很深,《巴爾札克與小裁縫》。劇情現在當然大多忘了,只記得在劇終人醒室內再次恢復明亮後,老師以她溫柔的聲音開口引領影片討論,並要求在座的學生都思考一下,那位小裁縫(女主角)之後的未來發展可能。

這部份印象有點模糊了,只記得被點到名發言的幾名同學都俐落地站起身,接著以冷靜務實的角度開始分析(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環境,教育程度,女性地位……),不不,這個角色到城市更難找到工作吧,她不要被拐賣掉就好了,嗯?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吧……

總體而言,每個人都對該角色的未來發展不抱什麼樂觀希望。

而相對比的則是已經因為遭到輪番預期外感想轟炸,顯得有些情急的老師。她反覆地「可是…」了好幾次,像是欲言又止,卻又想不出該怎麼回應那些過份實際的相反觀點。

「但是她也有其他可能啊,像是…像是成為一名小學老師之類的。不會嗎?」老師的語中帶著些許幽怨。
「教什麼?」
「教小孩摺紙啊。」(這部份印象可能有誤,因為不記得女主角擅長什麼)
「不太可能吧。」同學直接說道。周遭夾雜著低聲的討論,意見類似。

「你們,難道不覺得小裁縫也許可能會過得很幸福嗎?…找到她想做的事,然後……都沒有人覺得她可能會生活得很快樂嗎?」
「……」眾人無語凝視著奮力博得認同的國文老師。

最終,那名拿著麥克風,擁有比這系所眾人加起來還多的少女情懷的老師,終於默默地低頭說了聲「好吧」,憂傷地結束了這個議題討論。

當時那副因為思維上的巨幅差異,遭到衝擊受了傷的哀愁表情著實令人難忘,彷彿一地都是她破碎的少女心。

抱歉,但你真的走錯系了喔。不禁很想這樣對她說。

即使大學生涯裡風風雨雨發生了各種不愉快,但我真是喜愛系上這樣…面向現實的部份。

不過跟人講起這件事時,往往會收到「為什麼你們要這樣欺負國文老師呢?」的回應。嗯,那就不要笑著講這句話啊魂淡。

怪我囉?

我個人真的無法和思維一廂情願只有著輕飄飄夢幻泡泡的人溝通,另外,還好撿葉子的那堂課蹺掉了,這是關於那門課的印象裡最令人愉快的一件事。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