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3 . February
作者:Zuckerspinn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099695/1/Mitternacht
授權:
(以下作者回應僅節錄相關部份)

natürlich darfst du :) ich freu mich immer wenn mir jemand wegen so etwas eine mail schreibt. irgendjemand wollte glaub ich auch mal einen one shot ins polnische übersetzen.
ich freu mich jedenfalls sehr das du meine storys übersetzen willst


作者前言:我沒遵循第六和第七部原著,也無視了標點符號規則。

譯者前言:※以哈利為第三人稱視角,時間點推估發生在小天狼星死亡一年之後。文中的「他」切換指稱為SS時皆以綠色代表。


四下一片漆黑。但這也不是什麼特別讓人驚訝之事,畢竟零時的鐘聲已經敲響了。
相當輕微,幾不可聞的,他聽見那陣鐘響自某處傳來。

一個掛鐘,在走廊的盡頭某處,或許是那些門後的其中一個房間裡。

午夜。

他往外看去,一輪圓月高掛在明朗的夏季夜空,顯露著它滿盈的全貌。一陣嗥叫自某處傳入耳畔…他相當清楚那陣嗥叫聲屬於誰。而無論如何他都愛聽見它,因為那象徵著對方過得很好。

他的最後一個夜晚。

這是他的最後一個夜晚。永遠的。他再也不願以這種方式坐在窗邊,欣賞著滿月。
或許以另一種方式,在另一個地方,但不再是此處。

他的喉間被一團沈重感*1所梗塞著,幾乎窒息,事實上他不願意動身。所以他如同每個夜晚一般在這個地方等候著。直到時針正恰走到一點。

然後他就要動身,或者,屆時已然遠離。
這全取決於他是否要在今夜動身。

是否他對他的等待是徒勞的。

即使,他在過去的一整年裡總是在零時到一點之間來到這裡。這是他們的地方,兩人總是在此處會面。

當他們想要談話時…僅是單純的談話。

但這一切都只到今夜了。他已經不願在這個國家待到明日晚上了。

他深呼吸,清早的那班列車會將他帶走…遠遠地。遠遠地,以至於無法仍像每個夜晚一般在這扇窗旁等待。而可能在某個時候他也會因為這些等待而過於疲憊。

不再在這扇窗旁遇見他之後,他也許對之會感到懷念,又或簡單地忍受著一切都已遠去的事實。

他的心跳聲強烈響起,就像這一年裡的每個夜晚,總在鐘響停止之時。接著他的心就開始狂亂地跳動著,清楚向他指示著:就快是時候了。

沒有人知道這些。

沒有人知道這些秘密的會面。而也將很可能不會有誰會得知。

他可能會將這一切自腦海驅散,只在夜晚想起,在夢境裡站在這扇窗前欣賞著一輪滿月。想著他。
他可能會將這一切簡單地遺忘。不再思考這些事,繼續如同每個夜晚那般經過這扇窗前。但不再停佇,不再回頭,也不再被停止等待對方這件事佔據心神。他可能會乾脆地繼續走下去…當另一個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夢見他的時候。

可能一切將是如此。

沒別的了。

而他可能會長久地懊悔,而必須將這一切如同過往的許許多多其他事一般自腦海中排除。

最後一個夜晚…也是他們共同的最後一夜。他從不期望這名等待者永遠陪在他身邊。他從未說過什麼。他從未對此提出請求。每個最後的夜晚都如同於過去的其他夜晚。

這些個夜晚,整整一年。而一切無人知曉。
真是不得了。

或者只是他們根本不對此感到反感並已經知道這些了?
他不知道,也很有可能將不得而知。

當嗥叫聲再度響起時,他輕輕地嘆了口氣,他往下望向那片森林──他可能再也不會聽到這個聲響了。很可能也無法再見到這陣嗥叫聲的主人。

就像無法再見到他。

他可能會留下來,而非乘著列車離開這個國家。

他的心快速地跳動,或許他真的不會動身。或許他*2只是不願顯露那於冰冷面具之下深藏著的痛苦。而他的確擁有一些感受。這名等待者對此很清楚,因為他已經看見它們。所有的感受。

悲傷、痛苦、渴慕、愛意、憎恨、愉悅以及譏諷。
全部的一切…只在這些夜晚裡。

有些滾燙的事物順他的臉龐滑落,是一些淚水嗎?
為什麼他從不過問這名等待者會否留下?他但願立刻回答「好的」並把自己的東西都隨之遞上。

但他從來沒問,而這名等待者持續等待著。每個晚上,直到此夜滿月高掛。

一些步伐。

他的心跳得就像幾乎要迸出他的胸膛。

只有一個人會在此時此刻來到這條走廊。就是他在等待著的那個人。

喉間的沈重感逐漸增長。滾燙的液體增加了。他確實流淚了。為了這最後一個夜晚,為了他將可能不再能見得的那些感受。

為了那些他不再能感觸到的愛意、憎恨、愉悅以及譏諷…為那他不能再察覺到的一切。
這是最後一個夜晚。

最後一個午夜已然到來,剛剛到來。

都過去了,幾個鐘頭後一切就會那樣結束。
他為此憎恨著自己。

有力的雙手自後頭搭上了他的肩膀。

「你哭了。」一個深沈的嗓音指出:
「為什麼哭了?」一條黑色的絲帕出現在他面前,握著它的手則拭去了他臉頰上滾燙的淚水。它們瞬即離去,滿月迎面高懸。

「都已經過去了。」他的聲音顫動著。

「確實。」他一直等待著的人表示同意,於是淚水又再度充盈他的眼眶。

「所以,」那個深沈的嗓音繼續宣示著:
「我今晚特別考慮了一些事。」
「是什麼?」他抽噎地說。他已經流淚很長一段時日了。整整一年。就那樣為了某個人而流淚。沒有人是帶著罪惡誕生,也沒有人帶著罪惡死去。每個人在自身死亡降臨的片刻都應得到一些眼淚。

「你將打開你的箱子,把你的東西整理到衣櫃裡,就放在我的旁邊。」
綠色的雙眼注視著黑色的…或許這仍然不是最後一個夜晚。




*1. 作者使用了Klos…這個查不到可能解釋的詞應該是指Kloss(團子),這裡是轉化的用法。
*2. 文中的「他」有時會交錯,因為作者沒特別加以區隔,閱讀時當從文句自行辨別。這裡指稱的應該是另一人,也就是教授。因為似乎有…看不懂的情況,兩者以顏色區分之。



譯者後記:大量的指示代詞讓我十分痛苦。這些那些那件事那個人那個情況一切所有全部…還有開頭申明的不管標點符號規則還真的是…不管orz…雖然很短卻意外難措辭的一篇。聽說本來只是要當論文夾縫裡的睡前讀物翻一翻…失策。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