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5 . February
作者:Zuckerspinn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129406/1/Jager_und_Opfer
授權:
(以下作者回應僅節錄相關部份)

natürlich darfst du :) ich freu mich immer wenn mir jemand wegen so etwas eine mail schreibt. irgendjemand wollte glaub ich auch mal einen one shot ins polnische übersetzen.
ich freu mich jedenfalls sehr das du meine storys übersetzen willst



悄悄地,小心翼翼地,他躡手躡腳地潛近。每個步伐都必須無聲無息,每口呼吸都全然經過考慮。他能理解嗎?他能相信自己在做什麼嗎?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為何如此。他只知道他必須這麼做。

他逐漸靠近,越來越近了。

他的眼前放映著一齣影片,他的人生片段循序播放著,偶爾那些畫面之間也跨越了較長的幅度。

那場他無法旁觀見證的誕生。

那個他仍未有個體意識時的第一步。

那首次尋求著伸向他的母親的雙手。

仍未能意識。
仍無法對已發生的一切進行思考。

隨著步步趨近那名目標,他的腳步越來越緩慢。為什麼他正恰在此時此刻想起過往的一切?
他的眼前浮現一個舞動著的溫柔身影,充斥著他的思緒,金髮…迷人且有著柔和的嗓音。

那柔和的嗓音在他的心底吟唱著,唱著他無法辨明的某首曲子。

他的母親,她為他而唱,隨著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輕柔音樂婆娑起舞。

為什麼他恰好在此刻回憶起這些?
為什麼不是在其他的時間點?
偏偏就在他離目標如此近的時候。

他躲在一堵牆之後以遮蔽身形,短暫地觀察著他的獵物,此時他已然伸手可及。而那名獵物仍分神著,對此毫不知情。

他此生的第一步踏在柔軟的地毯上,白色的地毯,但他當時仍無法意識到這件事。

接著它們再度浮現,柔和的嗓音,一雙要求他不要放棄的深藍色眼睛。它們對他訴說著,就像他母親的話語響起。

「到我身旁,到這兒來。」她的目光在他的腦海中如此低語。一步,仍剩下幾步就能到達她身邊,而只差一點點他就能觸及那名獵物。

他緊貼著那堵牆,觀察著作為他此刻獵物的那名年輕人。然而他的思緒飄移到了別處。

他此生說出的第一個詞,他父親目光中的讚賞之意。那雙眼睛不是藍色的,比那要更灰一點,但無論如何都充滿了慈愛。

以及驕傲。
他說出的第一個詞。多年後他的母親不得不給他講起,是…「媽媽」。

他的母親,當時是如此溫柔,以成為一位母親而言太過年輕…而她是如此勝任這樣的身份。

她的舞姿,她的歌聲,此刻再度進入他的知覺裡,而他渾身緊繃──那名獵物正朝他的方向走去。

就像某條蛇那般流暢地行進著,蛇類都是如此,而他的獵物亦然。他就像一條蛇,但這堵牆後有著另一條蛇,隱蔽著身形。

同樣,同樣的。

他再度隨著思緒飄向遠方。
一片綠色的草地上,靠近那棟宏偉的宅邸。他的雙足離開了地面,即使如此短暫,即使只離開了那麼一點距離。但當下的感覺。坐在那段枝幹上的感覺就像是在飛翔。

他小小的腳,穿著綠色的鞋子。

當時他更偏好黑色的鞋類,通常是靴子。

他的獵物靠得越來越近了。他應當躡手躡腳地更加潛近呢?或是寧願繼續在此等待著?他不知道。他何時才能夠決定?
一雙有力的胳臂將他柔弱的、小小的身軀高高舉起,他父親的胳臂。

它們環抱著他,那股安全感緊緊纏繞著牆後的這名等待者。

他們之間只隔著幾米距離。

「將來某一天裡,」幽暗的嗓音耳語般響起,當他父親撫向自身那頭長髮時。「你會是我們家族的驕傲。」
它們在陽光下閃耀著光澤,看上去幾乎像是純白的,即使那耀眼的長髮實際上正如同他母親的髮色一般金黃。

他的母親。
時常是嚴厲的,隨著歲月增長變得不再那麼迷人,但她總是正確合理的。他是如此愛著她,遠勝於其他人。他的父親也未曾讓他如此滿懷戀慕之情。
他情願為她做任何事。

為什麼他正恰在此刻想起她?
這樣得將全副心神專注於他的獵物的一刻。

兩條蛇,他們之間誰較為強大,較為危險?究竟誰才會是那名獵物?
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那名獵物離他更近了。

一個與這名獵人完全相反的存在。幾乎全然漆黑的頭髮,那頭蓬亂的黑髮朝著各個角度翹起…他們的初次相遇。

當時他已經注意到他的頭髮。如絲般光滑閃耀,但他卻無法輕易讓它們變得整齊服貼。

很有可能他的這名獵物早已放棄了致力於梳理頭髮一事。雖然,與此同時確實存在著許多用以整理髮型的簡單方法。

這名獵人對此如數家珍。

第二次會面,在列車上。

奇怪的是,那是他第一次發覺,他的獵物的那雙綠色眼睛是多引人注意。兩枚閃閃發亮的祖母綠銘刻在他意識之中,在他的心底,在他的腦海裡。很有可能在將來他嚥下最後一口氣之時,腦海中仍在想著那那對眸子。

那名獵物愈發接近,仍邊和某個無關緊要的路人甲交談著,絲毫沒有料想到有誰正躲在牆後窺伺著他。

「為什麼你不來到我身旁?」這些念頭當時閃過他的腦海,在那個一開始就決定了一切的大廳裡。也許我們當時有可能成為朋友?永遠的。只有在這裡你才能找到真正的朋友。那頂帽子的確是這麼唱著的。狡猾和詭詐根本不是什麼壞事。而友誼…當你周遭缺乏真實的友誼時,勇氣能帶給你任何一丁點好處嗎?

這名獵人咬了咬他的下唇。
立刻,時機立刻就要到來。
他的獵物,他幾乎能觸摸到他。

一,讓我們成為朋友。

二,永遠且永恆地。

三,我愛你。

他跳了出去,撲向他的獵物。

「我抓到你了,哈利。」他笑著用雙手環抱著對方,將他拽倒在地,並注視著那對仍顯露著驚慌之色的眼眸:
「現在你欠我二十隻巧克力蛙!」
在自身還沒變成獵物之前,他迅速地溜之大吉。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