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8 . January
4.陣營


盡量不引人注意地溜到會場外,Harry在空無一人的招待處站定,想了想之後選了一條即溶咖啡。倒不是說他已經開始需要提振精神以面對有如延長賽的冗長研討過程,不過此刻他更沒打算碰擺在一旁的花茶、紅茶或是熱可可。小心端著手中的紙杯從冒著熱煙的飲水機離開,他邊注意著周遭來賓及同事的互動邊飛快地喝了一口,馬上就為了那過燙,甚至近乎沸騰的高溫縮起了肩膀。

考慮著此刻到盥洗室用冷水冰敷一下舌尖的可能性,Harry不意外地發現已經有個難纏的熟面孔先一步發現並緩緩朝自己走來──而那正巧也是聚餐後,Harry個人最不想與之交談者的名單榜首(甚至超越了Snape!)。他別無指望地想著:胸花,這一定得別在領口色彩鮮明的鬼東西根本是經過計算的某種邪惡標記,好讓人想扔個什麼過來時不會失準…也許只有抹點羔羊血能讓我逃過一劫…不但是長子,我還是個獨子呢。1

「早啊,Harry,待會下半場就輪到你主持了,我沒想到主任會選你呢…看來他對我們的學生特別看重…但我以前還不知道,原來你和他關係還不錯?」

「Wolf女士早上好,」為那過份親暱的語氣打了個寒顫,Harry不禁想起八年前得以一窺的教授之間所維持的緊張關係…刻意忽略這位系上主要派系的率領者話語中旁敲側擊著的暗示,以及那只不知何時搭到他前臂上時不時輕拍著的手。他努力維持住面上近乎坦然的神色:「我…就像您看到的是個外來者,事前也不知道獲得Snape主任特別指名──一直到三天前,老師們都先知道了這件事嗎?但主任應該知道我並非最好人選,負責這領域──」

「Harry、Harry,不要低估你自己,」Clara Wolf以一種難以解讀的眼神持續仰視著Harry,其中蘊含著的力道就像是要探清他話語中的真偽般強烈。「你對我們系上非常有幫助。當然,我個人也很高興你沒有放棄繼續走這條路…研究很適合你,從以前就是,你的畢業論文也很出色…Hermann Hesse對吧?我記得你一直很喜歡他。」

「好像是吧?過了那麼多年了,您這樣一講我才發現自己都忘了。」--不,事實上是Heinrich Heine2,妳這可憐的想透過陳年往事拉攏人心的謀略大師。Harry暗地裡搖頭──水與火,浪漫主義與精神分析,諷刺詩與嬉皮文化,Snape與Wolf──天哪,雖然還不清楚實際情況,但他已經對於自己在這之中被預留的位置感到十足厭倦了。

「Harry,我的辦公室你還記得在哪,對嗎?」
「如果沒更換過的話,那麼是的,我想我記得。」
「當然沒有。會更換的只有…好比當上主任,辦公室就在一樓轉角。一般教師沒那麼苦命,成天換來換去,你說是吧?」

──明明對方看上去是笑著的,Harry卻感到那雙眼睛毫無笑意。

「有事歡迎你隨時來找我,沒課的時候我多半會待在那裡…下週五好嗎?」
「呃…事實上週五我…」

「──真是不幸必須打斷您私人的小小會晤時光,Potter教授,我個人卑微地希望即使是您這樣的名人也能在百忙之中還能動用那些寶貴的,小巧的灰色腦細胞3,以察覺到些微…身為一位試圖稱職的主持人該注意到的守時概念。」

幾乎是萬分感激地,Harry匆匆投向不知為何捲起袖子倚在門旁逕自冷視的男人一瞥,草率地向全副注意力幾被忽然出聲的男人吸引過去的談話對象致歉後快步離去。

這種他媽的難搞的戰爭真的不是他能參與的。




*1. 此處聯想延續了作者個人無聊的趣味偏好:逾越節,擊殺長子,羔羊血,出埃及記。(應該在第十二章吧)

*2. 赫塞在60年代嬉皮運動中的重要地位就不多說了,再說下去我也不知道(你),海涅則是才氣洋溢的19世紀重要的諷刺詩人,他的一個冬天的童話我還是沒聽完,不過年少無知時也特意繞去蒙馬特墓園躲著滿地烏鴉糞參拜了一下。這裡提出兩位作家只是諷刺一下前教授明明不記得(兩者差遠了)還要套關係的作法。

*3.用法自然是借自那位阿嘉莎.克莉絲蒂筆下的名偵探白羅的名台詞:「我的灰色腦細胞開始活動了。」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