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7 . January
3. 友誼

研討會舉行的場地是棟座落在校園幽靜深處的圖書館,過去七年裡,由於館藏分類和地緣關係,他少有機會需要來到這棟社會科學藏書的本營。

循著記憶朝那綜橫的路徑走下去,Harry大老遠就看到那棟佇立在草地間熟悉又陌生的輪廓──高聳的銀白金屬柱,以及圍繞著建築物成圈的玻璃帷幕牆,那成片半透明海藍色的鏡面正連同嵌在正中的金色名稱折射著清晨裡仍嫌過少的陽光。

一陣強烈的起風,Harry被迫一手拎抓著文件夾和提包,另一手撥整那些紛紛朝他眼睛刺來的前髮,鐵灰色的衣領、襯衫,以及大半截領帶都仍在氣流中鼓動掀翻著。深吸一口清冷潮濕的空氣,Harry隨即停下腳步──他必須至少在抵達會場前把這該死的被風弄得一團亂的儀容整頓一下──如果不是肩膀被無預警地猛撞了一記的話。

「我很抱歉…你沒事吧?Harry?」
啊,沒事,Zweig先生早。」本能地以彼此共通的外語應對。Harry跌跌撞撞地重新站穩腳步後,認出了過往曾教授過自己幾門課,除了眼部周遭多了幾條細紋,外型未有多大變化的高瘦外籍教授。看著對方流露出真心關切的神情,他突然覺得,五年或許在這有若遺世獨立的校園裡…不過如同一瞬而已。

雖然他自身微妙地與這種情況背道而馳,或許是因為終於得以脫離往日惡劣的寄住環境,在脫離成長期之後個頭又意外地抽高了一些。

Zweig先生,您也來參加研討會?」雖知理當用頭銜稱呼面前這位主修哲學和社會學的教授,但Harry仍無法改掉舊日的稱謂習慣…反正對方也叫自己Harry不是嗎?他心安理得地想著。
喔當然,教授們多半都參與了。
我還以為只限那些十分不幸,找不到理由推託的倒霉鬼──
你所說的是正確的,還有那些迷人的擁有一億萬個熱情讀者的會議主持人…
喔,拜託,看在老天的份上,別取笑我了,Zweig先生。

這或許是他在重返此地後第一次和人輕鬆地交談,而且還是自己的前教授之一。Harry雀躍地想著。拜系上在校內的名聲及形象所賜,不太有外系的教師或者行政人員願意主動和他搭話…不,應該說他們甚至有少許…害怕?畢竟,他那些長年難以親近又各據一方的教授們啊…

…不用說在這種令人望而生畏的形象塑造運動當中,居功厥偉的又是哪位。

兩人相談甚歡地同行了一段路,然而在靠近圖書館時,Harry迎面對上了一張沒於臺階上方陰影處,正居高臨下俯視兩人的的陰沉嚴峻臉孔。感到胃部一沉,Harry明白這一路上的好心情在此時劃下了句點。

在他斟酌著該如何措辭,還未來得及打聲招呼前,男人就像毫不期望他會有任何表示地逕直轉向自己身旁的同伴。

Stefan,你把東西帶來了嗎?
當然──Severus,畢竟你都特地打給我了,啊,那是下次教程會議的資料嗎?

「教授,早上好。」Harry不情不願地低了低頭致意,內心十足抗拒,畢竟光是主動對Snape開口這點,就活像用盡了他儲存了一晚的歡欣額度。

可以的話他實在不願意在這兩人熱烈交談時貿然插話,在他心裡的美妙藍圖可是最好成為隱形人,被這個一直都對自己抱有強烈憎惡感的前教授一直忽略到明年秋天…但人生裡並不常有那麼多選擇,不是嗎?

再加上…他本來以為這個陰沉刻薄的教授是沒有…友誼概念的,更遑論是這種親近到足以直呼其名諱的關係?不承認自己此刻是想藉由說話來平復受到不小程度擾亂的心神,還沒從餘悸之中回復的Harry回憶起方才短暫竄入耳中的音節,嚴重懷疑是否自己該抽空上醫院做個精密的聽力檢查。

──Severus? 試著在心裡複誦了一遍,或許是因為強迫阻止了自己慌忙想在後頭補上姓氏的衝動,Harry感到一陣惡寒有若藤蔓般纏上背脊。

「Harry…Harry?」提醒他身旁並非空無一人的是一陣溫和有禮的呼喚。
對不起我剛沒聽見,是的?
Snape主任正在問你,對待會的流程是否仍有疑問,他很希望能為你解釋。
我個人則傾向於以為…我方才並不是這樣講的,Stefan。
喔真的抱歉,Severus,你必須體諒…明白?我對英語的理解力總是向來不好──

Harry看著Snape不以為然地抿了抿唇角,揮了揮細瘦的前臂後對著他的前外籍教授翻眼露出一副「等我瘋了再和你談」的模樣,突然感到一陣沒來由的鬱悶。

即使是他也能感受到,眼前這兩名前教授之間所流動著的氛圍比起忍受著對方和睦共事,更幾乎可說是接近愜意及放鬆的…這是校園裡的一般常態,又或者是長年共識所換得的相處模式嗎?不,想起系上其他同事以及那次聚會參與所帶來的觀感,Harry迅速在心裡劃了個叉。

他們,Zweig和那惡劣又狡猾的男人彼此之間,就像是…朋友。那又怎樣?意識到自己都在想些什麼,Harry飛快地抹去腦海中的詫異和此刻複雜難辨的心情,連忙追上了步伐都比常人還大上不少,同樣有著一雙長腿的兩人。

隨著電梯緩緩上升,就像話題都用完了一般,狹小空間裡三人都不發一語。站在門旁背著兩人的Harry小心地不讓自己的表情映在鏡中,暗地咒罵了一聲。

──他發誓電梯門就差點在他面前關起,如果不是好心的奧地利教授堅定地按著「開」的按鈕的話──雖然由一個才險些在臺階上跌倒的迷糊傢伙來聲明是有些不具說服力,但他的確還沒走神到會漏掉方才擠身入內時,勉強讓步的男人臉上所掛著的,那副由於遺憾未能把自己擋在外頭而顯得分外扭曲的不悅表情。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