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 July
讓我畏懼的夢。

一開始就是開車駛入地下室的場景,但是在那之前,我已經透過畫面的切換看到昏黃的燈下在黑暗中站著什麼。

──地下室的某個盡頭,五尊如神像般垂頭不語者背著牆肅殺並列,臉上塗著類於八家將的黑白交間的妝,他們靜待著什麼,就那樣動也不動。背景則夾雜鈴鐺和法器一類物品響起的聲音,畫面在鐺鐺聲中切換著。

有如鬼片般的陣容,在陰慘的光源下,鏡頭拉近特寫,氛圍緊繃且弔詭。

五人之外一旁還有看來也只是無足輕重的角色,有如神將跟人類併站。(應該說雖像使役者/出錢的老闆,卻一時之間不會管到他們)

接下來車子很快地開進來了,當時車上有三人,我,我媽和我弟(大概),在車上的我看到那五人時完全察覺事情不對勁,接著開車的我媽就把車駛入停車格內。

氣氛壟罩在一種無聲的恐慌中。

即便我說著:「你快點把車開出去,我們開離這地方就沒事。」仍遭無視,她將車停下,在我的傻眼之中開門逃了出去。

由於在不能發動的車上也不會比較安全,大約過了幾十秒後只好隨之下車開始奔跑。

那幾尊雕像般的鬼魅之人果不其然追了起來。

停車的地方離電梯還有一段距離,搭乘的電梯則不知道會在哪層樓停下來,又是誰會在門外等著你。

接著畫面轉換,我乘著電梯到了一間住所之外,開門後,裡面有一顆活著的頭。作為夥伴的它正等待著我們。

總之外頭是某個集團/組織的人,他們到底想要從我們之中的誰(我或那顆頭或兩人或另外一人)擁有什麼則不清楚。然後就陷入了被重重包圍的局面,是個…就算電話撥打給警察局也是沒有用的那樣的世界

對方應該是好整以暇要慢慢包圍擊潰,被攻陷可能也只是早晚問題。

外頭有人持槍,最糟的是透過不知道哪個天才設計的格局,他甚至可以從窗檯打破玻璃把槍直接伸進來。裡頭動靜也能從走廊窺見(有限的範圍內),這間不知何人擁有的住宅,似乎原本就因為營業而設計成類似於對外公開的樣子,充滿了隨時可能成為不安全場所的不安全感。裡頭的空間佈置倒是充滿聖誕節風格的溫馨路線。

只剩下頭的男人給了我一張卡片。剛回到藏匿處的我則接過旁人遞來的食物──也是一張卡片。只是後者可嚼食,於是我就吃了那紙纖維菜餚,上頭還有不知何物做成的夾心。

接著「頭」眼中含淚,而我凝視著它,相對無語。

如此獵奇又感人,傷感又溫馨的時刻。

它本不是一顆頭。我先認識了青年,當他似乎是遭到詛咒,當變成這樣一個待在地上的腦袋時,我們已是感情穩定的戀人,並等待著不久之後讓其恢復人形。

雖然仍不知道具體的方法,也不知道能不能逃過敵人的追殺。若是逃過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讓他恢復…也許是透過某類黑魔法,縱使魔法在這世界中並非主軸。

──不過又要怎樣逃出去呢?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