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 February
在夢裡生生死死,然而還滿有意思的。
夢裡的我有一只懷錶,透過撥弄指針可以將時間倒回人類文明史這段漫長歲月裡的某個時刻。

然而回到該時刻著地點也會隨文明和個人經歷而有影響。

前一刻我還不好意思地一一背起一堆重物而全車都在等待著我從公車在自家道路下車,而後我藉著懷錶瞬移回到了德國,在某間超市裡考慮著要不要買約台幣八十元的大瓶即期氣泡礦泉水,微妙的竟然熟食區有類似台式的混拼菜色。

然而最後掏了掏口袋拿出兩張鈔票時卻猛然想起自己身上只有台幣,歐元可能還塞在台灣住處某個抽屜裡。

於是收回台票兩百,再度回到了台灣。這時路邊依舊成串商家,充滿了亂七八糟的人。

有間看起來像早餐店的,只賣一種鬆餅夾蛋似的不討喜食物,成堆裝在透明卻又不是那麼潔淨的櫃中,一個自以為甜美實則充滿…路邊感的女孩和一個想追求她的,站在櫃台裡外,我經過時她們仍在交談,櫃台裡那個笑得花枝亂顫,渾身姿態卻顯然是做給外人看,眼神間或掃視著可能行經的對象。

她嗲氣地說著希望有人來買食物時,她也能得到一個老(腦)公順便帶走她。

我默默心想著那大概也會是個DV男,然後沒多久妳又要回到這攤位隨便擺著沒誠意要賣的食物,實則等著下一個可以攀上的,也許剛從網咖出來隨意調戲著每個遇見女子的男人。想當然爾,這種情況總會一再輪迴。

往下走,尾末幾間飲料店若非半卷鐵門,就是熄了燈,連同轉角後的商家一片漆黑,像是整區停電一般。

一樣喜歡與人閒聊的老闆滿臉苦逼,大略就是政策不知道在幹麼拿他們開刀,一早就來找麻煩以某個理由勒令這些店全都停業。

為了感謝聽他抱怨在這種時候還上門的客人,老闆遞來一卷百張卷在一起的白紙,說是日後光顧買飲料一元的優惠券。

看了看上頭說明卻沒限定一次只能購買一杯,提出之後老闆邊怔楞著修改,邊滿臉懊悔貌。

我再度撥弄懷錶,被強烈吸力和氣流鼓振感帶到了一個看著某文學文本前頭章節部份的時刻。

啊,那討人厭的詩句,是《浮士德》。

放下書,映入眼簾的是梅菲斯特與博士登場的對手戲,更深處背景一邊天國,一邊地獄。啊,是開端吧。一場天界與煉獄之間以這名人類為軸心宛若北風與太陽的戰爭。

某個時刻被捲入了那名博士勒令魔鬼降下的災禍中,垂死之前我抖著手指往後撥弄指針。

進入一段也許是死亡的過程,隨後又閉著眼看到外界變化,抽搐著被帶回某個人生裡的時刻。

一座山,山上的宿舍,有著雀斑的學生和笑臉明亮的人們。然而這隱含著不祥(總讓我感到過不久就會發生連續殺人事件)的場景曾出現在之前的夢裡。

卻不曾實際存在過。

接著我將指針往回撥動一段不小的幅度。

隨即出現在四面石磚牆圍成的避難處中。

從空中落下時得以環顧整個場景,你老木,是羅馬時期。

一個同樣不知怎地落入這種境地的時間旅行者手腕上還著電子錶,他轉過來以食指示意我噤聲,而這四面石牆中仍存在著其他生物。

兩隻帶著尖耳的妖精,渾身顫抖疲軟不堪,接著又逃進了一隻渾身血液和塵土混雜成塊掛黏在殘破衣物上的。

旅行者正用著前端接有磚石的長竿推入石牆空缺處,以防行經的羅馬士兵察覺這之後他們的行跡。

當他們感覺到某塊磚不對勁時,那隻長竿就會被試圖推開磚牆的士兵力道給大力推弄著,握著的人得保持無聲地使勁回推抗衡之。

我接手後反覆這樣的過程過了不了多久,成隊的士兵被發現不對勁的同袍吆喝著,突破了這簡陋的掩蔽,從一個個窺孔看到了我們。

他們包圍著或翻過來或從露天的石室後頭闖入。

我翻牆而去之前看到了妖精們早已在此前或傷勢過重,或身體終於不堪長期躲藏跋涉的負荷,他們僵冷的軀體分別倚在石牆兩側,一邊兩隻則互相緊緊倚靠著,三隻都已然永遠閉上眼。

時間旅行者的腹部被長柄武器戳刺出了很深的傷口,滿是鮮血,他摀著身體,顫動著試圖朝我伸出手說些什麼。

我看著再過不久就會失血過多發冷死去的他,回頭卻見到騎在馬上穿著盔甲的將領人物就在咫尺。

他毫無遲疑地揮劍往下。

在垂死之際,我再度艱困地取出了懷錶,幾度無法使力撥整那細小的金屬指針,但最終仍然做到了。

在那時代的我永遠的閉起眼,魂魄透過帷幕見到我與那名旅行者各化為一國的代表,具體形象化簡,成為某種縮小的圖騰,那鮮亮底色的圖像中我們交疊地躺在地上,各背負一隻象徵國徽的旗幟,(媽的為何我的看起來如此眼熟,那隻黑色禿鳥…)馬上的將軍則以劍指著地下的兩具敵人屍體。

我們死亡之刻的場景最終變成某幅壁畫,被塗抹呈顯在一面牆上,被簡化標記在徽章上…無疑地這將持續流傳下去。而那段歷史則記載成:這名將軍發現心懷不軌的他國刺客靠近而英勇擊斃。之類的扭曲模樣。成為他豐功偉業傳說中的一筆。

我看著這些發生,同時仍然持續著死亡。

接著懷錶發揮作用,時空又挾著強勁氣流將我捲至某個時刻,再次重新復生。

…天殺的,又是浮士德。我翻動著書頁中的詩節段落,心想著下次該試圖調整這沒有標記明確時代刻度難以確認落點的懷錶到哪個時間。

邊等著死亡的那刻夾在時光之頁中流逝而去,成為某個被時光自行修正而不復存在的過往,以免再次撥弄回到當中。

我想起偶遇的旅行者死前的望來的眼神,知道他永遠失去了生命,然而我不會,我擁有時間,我又永遠不擁有完整的時間。

我將來來去去,落在每個意外變故戰役災禍或者平日生活中,在不得不離去時重新接受片段或者陌生或者曾經的人生。

時光夾縫裡的人生。

或者,提起勇氣放棄撥弄時針的權利,接受最終的意外死亡。

這簡直像被詛咒的人生。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