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5 . February
9.系務會議


「嗯…讓我想想,下午一點?」
「不,十二點半,」系秘書飛快回答道,邊替某位教授在一份同意書底端蓋上私章,顯然這種程度的問題拖延不了她的工作進度分毫。接著,這名俐落能幹的行政人員突然停下手邊動作,抬眼看了看仍來回絞動著手指,顯得跼促不安的年輕教授。「我以為你會稍微記得過去幾年的事,畢竟你也來幫忙過…好幾次?我記得。」

「嗯,我想我只是不確定換了主任之後是否…」
「只要想想希臘換過幾個財政部長,Harry,然後呢?」

今日依舊頂著一頭蓬亂黑髮的男人聞言笑了起來。Harry感到他從早晨醒來就一直持續著的緊張感忽然很好地消散了。「喔,好了,妳知道這是兩碼子事,他們甚至嘗試讓公民來決定1…」

「說到這個,今天系上的老師們要決議的事項你有先看過了嗎?」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對此Harry的回答明白反映在自身僵住的姿態上。難怪從早上就總覺得彷彿兩手空空少了些什麼。他約略有點印象記得自己那份會議通知好像是在…在他接過研討會相關文件後就…就怎樣了呢?不行,完全記不清。

──如果不是該死的他這幾天都心神不定兼之白費精力地追在某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前教授身後跑──然後一次次吃上閉門羹的話。現在這兩件事攪在一塊了,而你哪樣都沒辦法做好。十分心煩的年輕教授頭痛地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身強力壯,現在胃部都要抽疼了。

「好吧。看樣子,答案顯然是:沒有。」一陣沉默後,秘書邊用指間小心翻動著收據冊,在夾進複寫紙時頭也不抬地聳了聳肩。「那麼就只能祝你好自為之了,Harry。直接體驗一下所謂的臨場感。」

──他甚至不敢開口問她指的是什麼

**



當一道散渾身上下籠罩著冷酷氣息的黑色身影氣勢洶洶地準時疾行竄入會議室內時,原先仍帶著幾分愜意的氛圍明顯改變了。由於躊躇不安著就不知不覺晚到了的緣故,Harry選了個靠近邊緣沒人坐…或者,根本是挑剩了的位置──他看著那個心情似乎總是那麼糟的高瘦男人皺著眉將成堆資料冷冷地往自己身旁桌面扔疊,默默在心底想著。

好吧,至少在這充滿肅殺之氣的系務活動時刻,連Wolf也失去了找他攀談的興致…看來也許說不定他只要忍耐一陣──兩個小時又十分鐘──就能平安度過?

不管到底是什麼讓人造成這種幻覺──會議進行不到二十分鐘,Harry就頭皮發麻地想著:那都全然錯了,徹頭徹底的。當這位年輕教授的某句簡短提問再一次地被擴大引申變成一場爭論時,他只能在內心反覆來回想著一些詩篇來平靜心情。神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言2。怒斥聲拋過他的上方,鼓振著他的耳膜。他們圍繞我,說怨恨的話,又無故地攻打我3

「Potter教授的意見呢?我想他絕對不是這樣認為的,剛才他指的是──」
「無論他指的是什麼,顯然全都無關緊要。」
主任,您的意思是我們的同事雖然出席了卻沒有發言權嗎?」
可沒那樣說。至於您們在胡扯一通任意曲解的那些事我就管不上了。」
「我想我們應該問問Potter教授,讓他講一講自己的意見。」
「好呀,何不呢?──大名鼎鼎的Potter,暢銷作家想來也不需有人拐著彎積極為他喉舌。」

當眾人轉頭過來──二三人瞪視而其它則凝視著他時──鬼才知道要說什麼。從頭到尾沒參與爭論的Harry只能舌尖猶疑不定地在簡單的發語詞上打轉,並十分不滿(當然表面一派平和)地想著:這整件事簡直是莫名其妙。

「呃嗯…」於是他反覆地說。
「Harry,不用緊張。來,你想說什麼?」至今一直默默隔岸觀火的Wolf教授突然在此時發聲,面上掛著善意的微笑──即使腦中一團混亂,Harry仍然不自覺想起上一次見到的同樣的笑容…對,是在某個專長於拍攝爛片的導演臉上,雖然對方在試圖朝自己走近時很快就先被出版社人員機警地擋了下來。

「呃…我也真的不記得我說了什麼,」最後他搔了搔頭,無辜地表示──並不忘在之後對雙目怒睜,頸部青筋清晰浮現的Snape送上一個靦腆的微笑。「不過…我想主任應該不會弄錯,畢竟他對什麼事都記得很清楚。」

──年輕的,有著綠眼的教授發誓自己看到對方的眼中有一瞬間出現了笑意。雖然他無法肯定是因為這番話,又或者是因為Wolf的笑臉硬生生僵住而有幾名教師倒抽了一口氣──方才仍在爭執的則不動聲色地坐了回去。

學術圈畢竟還是相對單純的。Harry環視了一圈,發現在場眾同事們各個又回到了會議剛開始時的一派平靜狀態。他不是很確定自己是否做對了,不過,他慶幸地想著,至少他們總算能推進下一項議程──在該死的這樣毫無意義吵鬧著度過四十分鐘後。

於是他們討論了今年的文法教材選用該用哪家出版社的版本,繞著那些各別在主題設計、生詞選擇以及文法排序上所擁有的優點和缺點爭論不休,靜靜聆聽著偶爾加入一兩句意見的Harry意外地發現Keller女士也在那些堅持己見的行列裡──對方自從因為一場大病而變得不良於行後就不太願意參與任何系上事務。過往每次遠遠見到她,學生們都會想盡辦法繞行避過。那些病痛纏身的人心情不好的事實總會反映在她們的言行和工作態度上,她的課堂對很多人來說也是一種夢魘──而因為有了這個具體例子,脾氣被視為乖戾刁鑽,言詞向來暴躁尖刻的Snape甚至被一度猜測可能得了絕症。

但即使是那些最為同情這名不幸之人──想想,要怎樣的磨難才能讓一個人變成這副陰沉嚴苛,以嘲笑他人愚蠢為己業的樣子──的學生們,只要待在他的課堂上,也無法讓自己前一刻仍懷有著的純善人性光輝停留超過十分鐘──這是說,如果前五分鐘他們仍在輪流朗誦課文,從後一分鐘這位教授才開始說話的情況下。

滿意著此間風平浪靜的Harry突然有所察覺而回過神,發覺一對深黑色的眼睛正靜靜打量著自己,然而在被觀察的目標發覺後,男人若有所思的眼神下一秒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地別開了。即使如此,Harry直覺那當中必然有著什麼…在努力追著對方的腳步想對之解釋誤會,卻闖了兩三天仍未突破那層嚴密的生人勿擾障壁後,這是他得到的第一記主動正視。

──他決定開完會後一定要留下來問個清楚(如果沒收到一句咆嘯著的警告的話,天知道他累積的次數都可以拿來換贈品了),又或者,也許Snape會先找上他?




*1. 想了想還是加註一下好了,沒錯,兩人提到的正是目前依舊…的希臘債務那檔事。而有關他們沒啥意義的公民自決,在這件事上被迫出錢出力的德國人的報紙上則有相當深刻諷刺的評論。

*2. 引用自聖經 詩篇 第一百零九篇。

*3. 同前註。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