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9 . Nov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7 . January
作者:Ashlyn
原文地址:■■■
授權:
Juhu Fehn,

ähm ... abgesehen davon, dass diese liebe Frage gerade unter den 100 Sachen rangiert, mit dem ich im Leben nie gerechnet hätte: Klar, kannst du machen:
Das kam ... verdammt überraschend und ich bleibe gerade irgendwie auf meinen Worten sitzen, weil ich absolut sprachlos bin. ó.ó Aber sicher, meinen Segen hast du. =)
Und das freut mich gerade wahnsinnig, dass dir die Snarry FF gefällt. *strahl* =) Ouh - und herzlichen Dank fürs Nachfragen, das war ungeheuer nett und lässt mich zu nem doof grinsenden Zombie mutieren.
Also du darfst gerne übersetzen und veröffentlichen, wenn du das magst. Tu dir keinen Zwang an.

Und jetzt muss ich erstmal meine Gedanken sortieren gehen. ;D

Ich wünsche dir noch einen schönen Abend und liebe Grüße,
Ash



作者前言:

呼呼,

這裡有一個我送給你們的小禮物──一篇新的短幅Oneshot(大笑)沒有太多要說的:我希望,你們會喜歡它!

內容:Ginny非常高興,Harry向她求婚了。但是他真的是為她準備的嗎…?SNARRY!
聲明:點子屬於我,而其他的則全然不是。(哼唧)
那麼:閱讀愉快!


Willst du mich heiraten?
你願意與我結婚嗎?1




Ginny已經認識了Harry一段足夠長久的時間,以至於能清楚辨認出他緊張不安時的模樣。

從一些跡象就能看出他一直持續著緊張的狀態;他的雙手穿過並在那頭如鴉羽般漆黑,蓬亂翹起的頭髮之間撥弄著,他不停地挪正眼鏡的位置,並且以一種驚惶不定的目光反覆再三地往身後看去,好吧,就像想要確認後頭沒有任何人正在注視著他。

然而今晨當她看見他時,Harry顯得安穩且平靜。

那樣平靜的姿態在她看來太過深沈了。

她知道當中一定有什麼不對勁之處,而她討厭謎底揭曉之前的等待。

幸而她的耐心並未遭受太長時間的考驗,Harry已經先在午餐之後像一條被斥責了的狗一般,拖著腿緩慢地走進她的房間。

當她注意到他時,她正無聊地坐在床上隨意翻閱著一本麻瓜雜誌。

他垂著肩,目光持續在房間內漫無目的地流轉著,甚至連她過往也未曾見過他這副模樣。

Ginny面帶得意之色地露齒一笑。

Harry 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內疚懷愧的樣子。

這明白意味著什麼呢──他要回到她身邊了!

她棕色的眼睛開始因期待的喜悅而閃耀著光芒。

自三個月前他們分手後,她至今一次次地未曾停止嘗試誘使他回頭,而現下她的那些付出將獲以最甜美的果實報償。

當Harry低聲清了清嗓子時,她才猛然從她那些白日夢中被喚醒

Ginny帶著疑問地揚起一邊眉毛並注視著他。

而Harry接下來的舉動則使她的心臟猛烈跳動到陣陣發疼著。

他走到非常貼近她的位置,以那對異常美麗的綠色雙眸堅定地注視她,並在那之後,他屈膝蹲跪,帶著遲疑地以顫抖的手指握住她的手。

Ginny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覺到,Harry必定是多麼地激動不安。

「Harry?」她問道,並在起初的某個瞬間無法再辨認出她自身的嗓音,它聽起來如此高亢且充滿顫抖。

他的臉上浮現一個溫暖的微笑,而他的眼睛被滿滿充斥其中的愛意給淹沒。

那些片刻之前還顯現在他眉眼間的激動之情,這會兒一下子都有如煙消雲散了。

「我2 …我只想對你說,你知道,我是多麼樣地愛你嗎?你是這世上最美好不思議的造物,而我不願再與你分離。我喜愛你漆黑的眼睛,當它們注視著某些討你喜愛的事物而開始明亮閃爍時,以及你為某些事物感到有趣時那笑起來的樣子,還有你異常美麗的頭髮在陽光之下映出光澤,如金子般閃耀的景象。我喜愛我們有時只是簡單地緊挨著彼此坐下,享受對方的在場陪伴,並一同沉默地凝視著那高懸在夜空裡,漂亮得令人無法置信的皎白明月。你在戰爭狀態下站在我這一方,與我並肩奮鬥著作戰,在那之後,你在我感覺無比糟糕的時候支撐著我,贈與我溫暖與愛慕之情。經由你,我得以明白擁有一份真實的愛情是什麼樣的感覺,假若失去了你,我倒寧願死去。我愛你,並渴望此生有你共度相伴。告訴我──你願意與我結婚嗎?」

當傾聽著Harry的話語時,一股冰冷的顫慄感自Ginny的背脊由上而下竄過。

她在他那對任何事物也無法穿透的深邃眸子裡不能自己地迷失了。

「是…是的,我願意。我願意,Harry。這對我來說將是一份最偉大的饋贈──成為你的妻子並永遠愛著你!」

她仍然自我克制著,她期望由Harry來跨出第一步,並給她一個緊緊的擁抱。

一個笑咧嘴,喜不自勝的表情在Harry的臉上漾開。

「那段話語你還滿意嗎?」Harry用一種深沉的,再次讓Ginny起了雞皮疙瘩的男中音低聲問道。

剎那間她被那個問題給弄糊塗了,但接著就明白了過來,Harry直到現在仍然對自己缺乏信心。

她同意地點了點頭,並歡欣地破涕為笑。

「是的,它非常美好,Harry。」她感動地輕聲說道,一些淚水從她輕微泛紅的面頰上滾落。

Harry開始顯得喜形於色。

「太好了,那麼我就能將這些話語原原本本地向他說出口了!」他愉快地喊叫了起來,興奮地蹦跳著,並在Ginny的額間輕輕印上了一個小小的吻。

「感謝你的幫忙,Ginny,我就知道我能指望你!自從我們彼此分開後,我們就更加瞭解對方了!我要馬上動身去向他求婚!」

Harry朝著門的方向衝奔而去。

Ginny坐著,全然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所襲擊,她僵直愣怔地坐在床上,迷惘地問道:「向誰?」

Harry沉浸在他的熱烈的欣喜之情中,聞言轉身向她。

「嗯,當然是Severus啦!他就是那個我曾遇過的最不可思議的人。」在他用力地將門打開並歡呼著匆匆忙忙跑下樓梯以前,Harry露出微笑回答道。

徒留一個全然不知所措,只能慢慢地消化先前所發生一切的Ginerva 。

當她最終明白過來,她已經永遠失去Harry──並且偏偏是由於一個男人,一個她長久以來憎恨著的對象,一道驚呼緩慢地爬上她的咽喉,最終形成一聲淒厲刺耳的尖銳喊叫,自她淺紅色的,哆嗦著的嘴唇間離去。


*******



翌日早餐時Harry James Potter和 Severus Sebastian Snape閃電結婚的事實已經廣為人所知。

為數不少的學生昏厥過去。

有一些則欣喜地微笑著,並祝賀這一對新人幸福快樂。其中自然包括了Hermione和──在毅然果敢的棕髮女孩的大量恫嚇及威脅下──一個蒼白的,面上血色盡褪的Ron。

然而Ginny卻出現痙攣性尖叫及哭號的症狀,以至於過去三日裡她都必須在醫護室裡渡過。

而那幸福快樂的一對則沒有攪和到任何騷亂中。同一天裡Harry已經搬入了地窖,在那裡,一個嚇壞了所有經過的學生們的,微笑著並顯得心滿意足的Severus Snape則迎接著他的到來。

半年後,兩人的婚禮在學期結束之後舉行,而所有人都一致同意,那是幾千年以來一場最美好的婚禮。

婚禮上充滿了舞步和笑聲,每個人都渡過了愉快的時光。

只有一個人例外。

Ginny Weasley以一襲漆黑的服裝參加婚禮,並忽然備感屈辱地放聲痛哭──當她列席看著那兩人交換誓詞之時。



The End




*1. 本來充滿個人樂趣地想翻成《你願意嫁給我嗎?》,考量到正是不分嫁娶的用詞才造成這種誤解情境,只好作罷。

*2. 原文»I-ich wollte dir...«. 就是口吃地要說我(ich) 卻僅發出了i 的音的狀態…但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的我都是單音節,在考量兩岸使用不同拼音,以及文學性考量的情況下顯然「ㄨ…我…」或者「w...我」都不是恰當的選擇…所以我在這裡只能想到折衷的辦法:重複一次我這個字。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