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 July
我真是恨透了成天躺在塑膠桶裡……

桶裡有很多一樣形狀的積木,他們彼此都有同伴,然而只有我是星形的。這造就了我終究不能以方正或者圓融的眼光來看待桶外的世界。 

那個蹦跳著的小男孩總是把我們疊高……再推倒,不,不是我們,是他們。作為一塊星形的積木,我總是躺在桶子底部,沒有用途,顯然在男孩構想中的建造物上,並不需要我。

又或者,那是因為在他的世界裡,我該是長在牆上的。

男孩的房間時常是看不到星星的,只有當漆黑真正降臨這個裝著他的空間(彷彿是他的積木桶)時,他身旁的牆上才會出現成排或大或小,跟我一個模樣的發光物。

它們螢亮著的身軀是如此清晰--不像那些擠在我的邊角上的方條圓柱,或者一直哼唧著我壓得它生疼的小三角形積木。那些星星就只是靜靜地待在那,跟我總要躺在桶底的命運一樣--男孩也許是深怕把我弄丟,因為我們是被提在一個會將他高舉著,發出成串笑聲的男人手中交給那孩子的。

我努力地調整了視角,得以越過堆疊著的阻礙靜靜地看著牆面。這種時候,彷彿就要錯以為自己有了一群鄰居。

--說來已經很久沒見到那名男人了。

他進入男孩的房間時總要先從自己的頂端拿下什麼,將它好好地擺在一旁的小桌上,接著才是一把撈起撲上前去的男孩,將他高舉,在那片看不見的星星之前繞著圈,一圈又一圈。

胸口掛著幾小片物體,在他們轉動時它們就不時對著燈光,閃閃發亮。

作為一塊積木,還是邊角太多,怎麼挪擺身子都不舒服的那種,我無法理解那樣放任自己旋轉的樂趣在哪。我總要猜想,也許是轉越多圈,男孩的高度就能更抽長一點。他太短了。桶裡的傢伙們要是都疊在一起,男孩就只能微微露出紅色的舌尖,顫抖著踮起腳,好將他最愛的一塊三角形積木放到最高點。

我個體和那塊三角形的恩怨暫且不提;後來,事實的確證明了我的猜想。

一天天過去,在三角形一次次得意地待在眾多夥伴之上時,
男孩被迫豎起的腳掌也離地面越來越近。雖然,他打開桶子讓我得以暫時解放,不用被那麼多塊吵雜的傢伙擠壓的次數也相對減少了。另外,男人的身影也久未見到了。

男孩逐漸長出邊角的圓臉上,那些線條更多時候是緊繃著的。或許是那些刺耳聲響緣故--他總在一片螢綠色的星形亮起時很快地翻下床,衝離我視線能及之處。

噢,正確地說,大概有五六次他那麼幹了。

但在那之後,他總會又突然出現,抓著我們桶子的提把,在漆黑之中晃盪著將我們帶到某個更加黑暗之處。

男孩的手圈著我們的外圍世界,就像要把我們的空間擠壓到迸裂一般,他的手臂用力地禁錮著桶身。一個傾斜,某塊很久沒見的小方塊就直接戳到了我的臉上。

嗨,過得怎樣。那個熟悉的聲音尷尬地笑著。就好像我會忘了他上次磨掉了我左邊尖角的漆料一樣。

再後來,終於,男孩也消失了,跟男人一樣。

關於男孩最後的印象是:一個已經抽高了的青年躺在床上,臉埋在高舉著的一片薄薄的方形之後,抵著床板的肢體末端微微彎曲,一邊輕輕敲點著。

男人以前總掛在頂端上的東西不知為何就掛在他的桌旁。上面隱約還現出些許深暗色的不規則形狀。

--然而我現在懷念起那段在塑膠桶裡的生活。

什麼?我沒說過嗎?……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過又好像只是剛剛發生一樣。也許是桶子的一部分現在也依然靜靜躺在我旁邊的緣故。一片邊角尖銳的透明碎塊。

而離我很近的上方,壓著一條長木條,上頭繞著一段線條,看起來很像原本固定在那些星星上方的白線。總之歪斜卡在我眼前的它,看起來也像塊積木。或許是我所不得不熟悉的也只有周遭的那些傢伙了,以至於看什麼都會想到它們。

一切的改變是如此迅速。

那是個光線充足的一天,太過充足了。我見到一陣強烈的亮光,接著周遭的一切就都離開了原先的樣子。

裝著我的桶子毀壞了,我於是開始懷念它的種種;裝著男孩的空間毀壞了,而他至今仍忘了要回來。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