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1 . January
※寫在閱讀之前:

1.原作中並沒有空行,標點則略有修動,其餘依循原文。
(為了閱讀順利起見,原欲將些口語句改為斜體以與敘述句作區隔,而後作罷。)
2.這是一篇未校正譯文,極可能經常性出沒著一些詮解錯誤。
3.就這樣。


老鼠在夜晚可是會睡覺的
  W.Borchert

  孤豎殘壁上的空窗框打起呵欠,讓剛落下的夕陽的紫紅光芒從中穿過。成團塵埃在高聳的煙囪之間閃爍。廢墟靜靜打著盹。  

  他的眼睛是閉著的。突然間天色變得更加暗沉。他查覺到有人來了,就站在他面前,昏暗,無聲。現在他們逮到我了!他想。但當他瞇著眼睛望去,只看到兩條讓襤褸褲料包裹著的腿。它們非常彎扭地立在他前面,以至於他可以從中穿越望去。他鼓起勇氣短暫地朝那雙腿上方看了一眼,清楚地見到了一個稍微有點上了年紀的男人。男人的手裡拿了一把刀和一個簍子,指尖則沾了點泥土。

  你就睡在這裡嗎,怎樣?男人問道,由上往下看著那顆有著蓬亂頭髮的腦袋。由爾根瞇起眼,看著穿過男人雙腿間的陽光說道:不,我不睡。我必須在這裡守著。男人點了點頭:好吧,你那根棍子難道就是為了這個用途?

  是啊,尤爾根無畏地回答,並握緊了棍子。
  你到底守著什麼?
  我不能說。他的雙手緊緊圍握在那根棍子上。大概是錢,怎樣?男人放下簍子,在他的臀褲上來回擦拭著刀子。
  不,根本不是錢,由爾根不以為然地說。完全是為了別的。
  喔?到底是什麼?
  我不能說。反正是別的。
  那就算了。那我當然也不會告訴你我這兒的簍子裡有什麼。男人用腳抵了抵簍子,將刀子啪地摺起。
  呿,我可以想見那個簍子裡有什麼,由爾根輕蔑地說,兔子飼料。
  哎呀,沒錯!男人驚訝地說,真是個機靈的小子。你到底幾歲了啊?
  九歲。
  噢,想想看,九歲啊。那你一定也知道三乘以九是多少囉,如何?

  當然,尤爾根說,並且為了爭取一些時間,他繼續說著:這真是太簡單了。他透過男人的腿間望去。三乘以九,是嗎?他再問了一次,二十七。我早就知道了。
  沒錯,男人說道,正如同我所擁有的兔子那麼多。
  由爾根驚訝地張大嘴:二十七隻?
  你可以來看看牠們,好多隻都還很小呢。想看嗎?
  可是我不能去,我還是得在這裡守著,由爾根猶疑地說道。
  一直這樣下去?男人問道,在夜晚也是嗎?
  晚上也一樣。不斷地。一直如此。由爾根仰望著那雙彎曲的腿。從禮拜六就開始了,他小聲地說道。

  但是難道你完全都不回家嗎?你畢竟還是得吃飯吧。
  尤爾根抬高一塊石塊。那裡擺著半塊麵包,以及一個鐵盒。
  你有在抽菸?男人問,難道你有個煙斗嗎?
  尤爾根緊握著他的棍子,遲疑地說:我捲菸,我不喜歡煙斗。

  真可惜,男人朝他的簍子彎下腰,那些兔子還能讓你安靜地觀察一會。特別是那些幼崽,或許你還可以為自己挑走一隻。但是你可不行離開這裡。

  不行,尤爾根難過地說,不行不行。

  男人拿了簍子,直起腰來。那好吧,要是你得待在這裡的話-真可惜。他轉過身就要離去。如果你不會出賣我的話,尤爾根連忙說道,是為了老鼠。
  
  彎扭的雙腿折返了一步:為了老鼠?
  是啊,牠們可是會吃屍體的,人類的屍體。牠們就是藉此維生。
  這是誰說的?
  我們的老師。
  而你就這樣守著老鼠?男人問。

  當然不是守著牠們!隨後他極其輕聲地說:因為我的弟弟就躺在這底下。這兒。尤爾根用棍子指向倒下的牆垣。那時一顆炸彈砸中了我們的房子,光亮一下子就消失在地下室裡,而他也是,就在我們都還在喊叫的時候。他那時比我小很多,才四歲。他現在一定還在這裡。他還是比我小很多。

  男人從上方俯看著那顆有著蓬亂頭髮的腦袋。接著他突然開口:哎啊,你們的老師難道沒有跟你們說過,老鼠晚上會睡覺嗎?

  沒有。尤爾根小聲地說,他看上去忽然顯得很疲倦,他沒說過。
  
  哼,男人說,虧他這樣都還能當老師呢,連這個也不知道。老鼠在晚上可是會睡覺的。你晚上大可放心地回家,牠們晚上總是在睡覺。天色暗了的時候就已經睡了。

  尤爾根用棍子在廢墟中挖著一個個小坑。

  這些全都是小小的床,他想,一張張小床。這時男人說(而他彎曲的雙腿此時正動個不停):你知道怎樣嗎?現在我就快點去餵我的兔子們,然後天色暗了我就來接你。或許我可以帶隻兔子來。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或是-你覺得怎樣?
  
  尤爾根在廢墟中挖著一個個小坑。它們全都是小兔子。白色的,灰色的,白灰色的。我不知道,他小聲地說,抬頭看著那兩條彎曲的腿,要是牠們晚上真的在睡覺的話。

  男人已經爬到一段距離外的街道牆磚碎塊堆上。當然囉,他在那裡說著,你們的老師真該滾蛋,他連這個也不知道。

  此時尤爾根站了起來,問著:我真能得到一隻兔子嗎?或許是一隻白色的?

  我會試著找看看的,男人高喊著,他已經越過了那堆磚礫。但是這段期間你得在這裡等著,然後我再跟你一起回家,清楚了嗎?我可得跟你的父親談一談怎樣建造一個兔子窩。關於這個你們可真要弄清楚。

  好,尤爾根大喊,我等著。我還得在這裡守著,直到天色昏暗為止。我一定會等著。他又喊:我們家裡也還有些木板。木箱的板子,他喊著。

  但是男人已經聽不見這段話了,他彎曲的雙腿朝著夕陽走去。已經是黃昏之時了,尤爾根還能從那雙腿間看見夕陽的光芒,當它們穿越照射而來時,顯得那樣的彎曲。簍子則劇烈地搖來晃去。兔子飼料就裝在裡頭。飼料的那份青綠之中,還摻了些許廢墟的灰沉之色。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