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9 . May
回帝王的文時在底下的討論提過:

我知道悲劇的力量,從希臘時期悲劇的崇高地位(是的,喜劇彼時是粗鄙低下不入流的,我假設這應該也是普遍認知)和他的主人公當時必須具有的身份(英雄或貴族),還有亞里斯多德說的情感淨化作用--藉由對角色寄予的同理心同情感,那喚起心中的良知和悲憫的淨化人性作用,之類之類--就能得知悲劇早有怎樣讓人印象深刻的力量。就更別提那些幾大悲劇的了,誰不記得馬克白呢?或者伊底帕斯?

應用到同人領域,其實悲劇也總較令人難忘吧?(暫時如此假設)


**
雖說所學裡接觸到的…文學文本哪有什麼HE可言。另一方面,在所有經歷和見聞之事裡,照理來說應該已經沒有什麼事算得上新鮮,死亡、鮮血、別離、疾患、痛楚及暴力,混合著卑劣醜惡盲視利用巧詐誹謗中傷排擠自欺欺人之流的諷刺撒在眼前身前跟前。

然而依然不喜歡虛構性文本裡出現它們的任何一樣變體。十足不明所以。
感覺就像什麼精神國度遭到破壞一樣,嗯…果然不存在的一切是個人擁有得以逃入的最後一塊淨土嗎。

諸君,我痛恨悲劇。
死了一個的悲劇。
死了一雙的悲劇。
全部死光光的悲劇。
活著卻不能相見的悲劇。
斷肢殘體最終等死的悲劇。
除卻生離死別終不得見此外還有父母遺棄雙眼全盲眾叛親離兒遭獻祭一覺醒來相信的一切都崩毀各種小白各種渣…雖說都不及現實來得殘忍。

那種來自真實的力量硬生生要搞你的時候逃也沒用。

悲慘?絕望?這種事是沒有底限的,活著一事本身就意味著痛苦。如果想看的話回頭看兩眼現實人生就夠了,那種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我當然清楚知道這一切。

我以為我已經習慣了各種傷痛,無論是實質上又或是精神上的,然而,討厭的事果然無論如何都討厭。感受力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每逢打開感覺接收那些當中夾雜的遺憾,它們就會侵害我的精神…那種感覺就像是石子一直刮過腦內一樣,又或者實際上損失了自己珍視無比的什麼。嚴重一點的話,優秀文學作品裡的構築,就像精神強暴一樣。

個人體驗往往即使講了也無法傳達。

只會覺得啊,這些人物他們都好可憐的教授,以及沒什麼感覺說著「喔,那本啊,還好吧…」的同學,跟,實際上邊看邊覺得精神面有什麼正一點一點遭侵蝕剝落腸子活像被扯出來打結只想摔在地上滾來滾去一般劇痛甚至無法讀完的我。

我痛恨正因為它持續影響著,撼搖著,撕裂著,在我心上衝撞。

有如含怨待雪,有如鬱病纏身。
就像一切美好的事物在眼前遭到摧折,又如同逝去的亡靈在耳邊充滿不甘願地泣訴。

每回都要這般劇烈地體驗痛苦,最終只導致了一個結果:我是如此想遠離被迫體驗痛苦的所有根源。

生活已經不能避免一直一直一直接受災厄醜聞人倫悲劇巧詐之事和不請自來的醜惡瑣事了,實在不想再挪用這方面的額度以接收任何傳遞悲傷遺憾的…虛構性文句。

尤其是什麼本來能過得很好又彼此有愛的兩人後來又如此這般什麼的…
如果在現實,我會笑兩聲說:開玩笑,這本就是必然。

但至少,非現實還能有些…可以相信會發生的,至少能治癒少許心靈的,荒誕不經的夢。

就像是……有某處樹木總是青綠,泉水長年清澈,鳥也整日啾啁還不會被打下來串成一串拿去燒烤,人還可笑地竟然沒有煩惱。

我所放棄而孩子心性會嚮往的一切在那裡也能找到。

這就是為何我不願意看BE/SE,那終將引入人生的某個面向,破壞…當中出現的天真傻氣罕少會讓我嘲笑批評的最後一處地方。

另外,在這方面,還得坦承地說,在(確認周遭)安全的狀態下,更多時候自身是以年幼的視角來體驗一切的…承受力不免低。當然,說了這麼多其實都是個人的事。

只是想想,總括地整理一次好了。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