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如果有翅膀,也是蠟作的。
17 . Augus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6 . January
6.條件(上)


「這裡並不適合談話。我的辦公室,Potter教授。」簡要地說完後,不管對方是否已反應過來,男人大步筆直地走向不遠處的電梯口。

不確定災厄會以何種形式落在自己頭上,Harry揣著忐忑的心情,在其他任何想法出現前已然基於某種習慣──或者是模糊的預感──小跑步地跟在那仍隨著穿著者特有步伐翻飛不止的黑大衣邊角後頭走出了館外──保持著不會因某個突兀的停頓,或者是自己慣常的分神行為,觸及對方那離起點處可能只有十釐米的容忍底線。

──但不幸的是,這位年輕的,有著無限冒險犯難精神的教授,很快就忘了那個前一刻才讓自己決定要小心翼翼的理由。

Potter…教授。要是您再一次試圖對著我拋出有關於天氣、足球,您個人那些所謂的『小小的意見』的話,我恐怕在下週三的系務會議裡,我們也會需要一個新的,報告本年度各類大小計畫和學院盃相關活動的主持人。」

Harry迅速噤聲並──表示敬畏地往後倒退了幾步,直到脫離了白色小徑,撞到了一旁的低矮灌木叢上,在那氣勢洶洶的身影終於滿意於此並再次背向自己時,他幾不可微地鬆了一口氣。並不是真的被驚嚇或什麼的,但他也不會傻到在這位生性嚴苛且萬分厭惡自己的同事表現恫嚇時維持著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那只會更加激怒Snape,並讓自己在不久的將來陷入更多的麻煩之中。

然而,正是Snape,這位在他們過往歲月相處經驗中,Harry十分確定全然與「友善」一詞無緣的前教授不情不願地點了下頭,同意他們,好吧,正確來說是他與他──在年輕的教授看上去終於鎮定下來,而非以一種錯誤的呼吸方式繼續嘗試自我謀殺後──確實需要談一談

也許是假日的緣故,平日熙來攘往的系館顯得十分冷清,昏暗的長廊裡一片死寂,只存在著兩人的腳步反覆喀在石面上的迴響。系辦的門緊閉著,Harry享受著一路上沒受到人群阻礙──名聲所累的下場──的難得時光。

最終,隨著男人停在一張有著銀框的玻璃門前,在那修長指節拎著鑰匙靈巧地一陣轉動的期間,Harry好奇地猜想起門後將見些什麼。事實上他很幸運地…不像那些必須為期末成績冒死向最不可能付出分毫憐憫之情的教授求情(自然是徒勞一場)的學生,至今仍不清楚Snape的研究室會是什麼模樣,而主任辦公室則更不用提,男人在他離開校園後一年才接任了這個位置;也許…裡面仍殘存著上一個擁有者的作風?雖然很遺憾,不過那些米白色的蕾絲椅套和牆上成排暖色系(實際上是某種混合著肉色的粉紅和溫暖的鵝黃)的花卉類主題掛畫應該…不,絕對會被現任的繼承者在最短的時間內命人處理掉。

為著那令人愉快的假想暗自微笑了一陣之後,隨著室內的一切在燈光下亮起並展現出它們的模樣,Harry的目光瞬間停滯在某處。

他猛瞧著那成排的深褐色書櫥。正中間那格擺放著一排墨綠書皮上編印有燙金字體的套書,(嗯…是GH最新出版的現代文論評選嗎?)而展示在上方書格裡的一張寫有詩作的水彩複製畫,一眼就能辨認出出自某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手筆1──他還不知道Snape喜歡這位作家,右邊平行處那排則是關於中古世紀至今古語言流變相關的著作…喔,旁邊還有那份沈重的,依年份排列紀錄著上個世紀社會點滴事記的棕紅皮年鑑!(那個版本的編寫方式和質感都真的很不錯,然而他自己的不小心在冒然借出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Harry的目光持續貪婪地掃過那些自遠處就能辨認出書目的收藏,依依不捨地在上頭摩挲了一陣後,將注意力轉回了其他擺設上。

(遺憾卻預料中的)沒有蕾絲椅套,沒有任何明亮溫暖的畫作,任何小巧的桌上擺設,或點綴著室內的大型綠色盆栽。一張厚重堅實,堆滿了文件和書籍的胡桃木桌取代了原本的漆白鐵桌,其後是一張看上去質感極佳的皮椅,以這個位置為中心點,周遭除了各類辦公用具和擺設(一張木椅、一張茶几、每間室內都有的暖氣設備、前任主任時期就存在著的待客用沙發,以及旁邊那用了不知多少年的老舊衣帽架)外,簡直毫無任何多餘不必要的事物。他知道書櫥之後,通往某個附設的小隔間──作為簡單的私人休息室,但毫不懷疑那裡頭也不會有什麼足以展示空間主人私人偏好的事物。

拆除了畫作後,四面蒼白冰冷的牆壁寂靜地圍繞並構成這個空間,看起來就像…就像它的擁有者所有樂意於展示給外人瀏覽的印象。

「坐下。」男人不知何時開好了暖氣,繞到桌前,脫下的大衣被隨手疊起披在皮椅背上。

Harry拉開椅子,看著那失去了厚重的衣著作為屏障的身形,發覺他的前教授似乎變得更為…瘦弱了。向內凹陷的臉頰、異常細瘦的頸部,以及黑色襯衫底下覆著的明顯突出的兩側肩骨,而看看那整理桌面時從袖口不經意滑出的一截手臂──上頭甚至幾乎是病態般地毫無血色,還有,皮骨之間那些人類該有的肌肉到底見鬼的都去哪了?如果過去的他曾有機會見到男人現在這副模樣,他甚至會評價那個已然公認削瘦到見鬼的男人十分健康,而且至少還算得上結實──雖然多少好奇著這樣顯著的差異究竟來自為何,但對於這個氣色又明顯比上次見到還糟糕許多的前教授,坐在椅子上的Harry有些焦躁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身子,他的內心極其矛盾;在提出可能涉及私人範圍的問題去冒犯並觸怒男人,以及出於本性而不假思索地對他人付出些許善意關懷之間,年輕的教授不知道自己該選擇那一端。

「教授,」試探性地喚了一聲,在那算得上平和卻依舊銳利的眼神掃來時,Harry決定姑且一問:「你…吃午餐嗎?」──喔,該死,他就沒有別的詞彙了嗎?

果不其然,聞言後那抿著的嘴角些微揚起。「多麼…令人讚嘆的言語表達能力,Potter教授。」男人假笑著說。眼神裡摻雜著某種Harry被迫承受了如此多年──以至再熟悉不過的嘲弄之色。

「呃…」Harry暗恨地咬了咬牙,無論如何他豁出去了:「事實上,是關於你的個人狀態,Snape教授。你看上去…不太好。」
「是您。而不管看起來如何,對於那些東嗅西聞、妄加刺探的多管閒事者,我個人相當程度上更樂於保持著自己的不好。」
「喔,看這男人。他隨身攜帶著半品脫的幽默、數磅的惡毒,以及成打的機智。」Harry乾巴巴地說道。一部分的思緒正漂移並對著眼前的男人無聲咒罵著。
──還有一名不幸的隨從,牽著老瘸的驢,在他主人身後搖搖晃晃捧著那裝滿死亡暗影的鐵箱2。」我幾乎無法指望Potter教授要如何才能在不仰賴某些人類必須擁有…而他本人某些時刻表現得明顯缺乏的器官構造來明白,擅自挑出某段他人的研究資料來源…用以指稱顯然相當熟悉該領域的作者是相當不明智的。」

「嘿!也許不記得全部情節,但我的確看過那個故事。你在大四時的某堂課裡提到──」
「而我恰巧記得,某個惱人的來源並無參與那門課的任何一堂。」
「因、因為…最後一個學期,而我那時有門外系的課要修。」不知為何開始為了自己的正當的修課權利而辯解,Harry抵抗著莫名的心虛,因預期到接下來無可避免的交談內容而漲紅了臉。
「很好。讓我猜猜,某種顯然我本人並未同意授予的權利…透過某些手段得到了某些雖然有益於智者,卻終究會被蠢蛋扔在腦後的授課內容?」

猜疑的目光如巨蛇般森冷地沿著它獵物──宿敵的周身緩慢挪動,也許仍因猶疑著要先往上或下展開攻擊而短暫停滯了動作──不、Jörmungandr3,別擔心,你的毒液某種程度上將致我於死,就如同往昔。Harry飛快地舔了舔嘴唇。變得暖活而有些乾燥的室內並沒有帶給他多少幫助,感到身下木椅正抵得人沿著背脊一陣冷痛的年輕的教授恍惚間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學生時代,而眼前的黑衣教授正以指尖輕敲著書頁上的某個章節段落…

「我…道歉。我…的確拜託了某人以取得…那些…嗯…」──很好的情緒操縱者不是嗎?就像被暗示了偷竊──然而並不全然是──被逮到一樣。混雜著憤怒、痛苦,輕微的罪惡以及深深的無力感。在那些斷斷續續聽上去不怎麼有說服力的說詞脫口後,Harry放棄掙扎似地閉上眼,繼而艱難地說著:「但我…沒有利用它們來做什麼…學習範圍以外的事,一次也沒──就只是喜歡那門課而已,全部的動機,先生。」

像是交代完自己即將迎來的死訊般,Harry不抱期望地等待著Snape朝他畢生渴望摧毀的對象吐出那致命的最後一口毒液,接著他只能再走九步…也許,大步些,正好能搆得上門把離開。

空氣中靜謐得可怕。Harry低垂著頭,靜靜等了一陣,然後又是一陣。倍感意外沒有迎來那預料中的猛烈攻擊,他緩慢地抬起眼望去,發現男人則不知何時以指節抵住臉側,來回摩挲,像是陷入某種沉思狀態。

「…很有創意。」良久之後,男人乾巴巴地評論道。「終於,您找到了利用正面之詞掩蓋潛藏動機的方法。現在,忘了這一切,在您與我用以對付被迫共處一室情況下的耐性皆耗盡之前,該來談談…條件了。」






*1.事實上確有其人,我指的是Günter Grass,既是重量級作家又雕塑兼繪圖,今年應該會來台,展覽畫作兼與…某幾名學者/詩人展開座談會。有出詩畫集,也有複製畫。

*2. 教授某幾年間的研究資料內容之一,某個並未廣為流傳的中世紀民間故事,若非來自於他的教授,某哈知情機率近乎零。(所以才會很快被逮到)故事內容描述一對生性截然相反的主僕出外旅行一路上所見聞之事,兩人對答往往極盡諷刺時事之能事,作者不詳,顯然具一定教育程度,文句刻意粗鄙,但仍留有些上流階層用詞痕跡--嗯嗯,有人看到這裡的話,我得誠實地說:其實根本沒有這個故事,那個什麼內容介紹是隨意胡謅的--當然,不影響它在此文的成立性。

*3.北歐神話裡的世界蛇,雷神的大敵。最後Thor以鎚擊殺了那條蛇,然而他僅走了九步就因身中劇毒而死去。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服用說明
管理人:Fehn
最新CM
ブログ内検索
分類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